00

  韩慕白神色微动,他双手敲着桌面,似有沉思,“帝都这么快就开始划分局势了”

  无筝道:“如今黄王也出山回归皇室,康王依然掌控权利,而且明面暗面的,大家也都在考虑各自的利益,无论是不是靠拢皇室,也都在拉帮结派。”

  韩慕白悠然一笑,“有意思,倒是挺快的,比我估计的快了很多。”

  无筝知道,韩少心里自有丘壑,如今就连韩家老爷子也是听韩少的,因为在韩家人的眼中,韩少做任何决定都是对的,都是对韩家有利的,这就是这些年韩少的影响力和威慑力。

  明明看似很温润平和的一个人,却有运筹帷幄之力。

  无筝其实也在等韩少的下一步指示。

  “我们韩家暂时按兵不动,什么都不要做,只需要观望便可,哪怕被孤立,暂时也不要做出任何表态来。”

  无筝心中一惊,恭敬的道:“是,我这就将韩少的话带回韩家。”有了韩少的话,韩家的人也可以安心了。

  看着无筝离开,韩慕白的目光落在桌面上的报纸,眼底掠过一丝暗芒,然后摇了摇头,将桌子上有照片的报纸一收放进了旁边的碎纸机里。

  只是一会,韩慕白便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  韩慕白对工作极为认真,一丝不苟,否则韩家也不会在他的带领下发展如此迅速。

  别的家族可能投机取巧赚钱,但是唯独韩家是做的正经生意,无论皇室还有高层采取什么新措施,对韩家都不会有影响。

  在各大家族不得不站队秘密开会的时候,安家也在为自己谋更好的出路。

  在谢十六的熏陶下,安夜轩整日都是陪着她说话、玩、旅游然后安夜轩是不断的受伤,养伤,几乎是不再关注外界的事情。

  所以他对安家的打算自然也是不闻不问的。

  安夜轩自甘如此,但是安父还是对这个儿子寄予了希望,毕竟是安家少有的天才,虽然如今思想残了,但是残了或许有一天反省后也会好。

  安父开了好几次豪门会议,家族会议后,便明白,如今安家的地位已经不如从前,中等的家族家主都不会把他这个安家家主放在眼里。

  他们看他,似乎就觉得安家会跟姜家一样。

  “安家主呀,不是我说,咱们本来是打算和姜家一起的,但是你看,姜家没出几天,就成空壳了,外面谣言都说是姜家得罪了谢黎墨和云碧雪,可是你家儿子,当初可是”冯家家主看着安父,有些难以开口。

  以前帝都的各大家族,都不会把事情往谢黎墨和云碧雪身上安,可是现在谣言传的沸沸扬扬,也让他们不得不审视思考起来。

  或许一切真的跟谢少和云碧雪有关,要是没有关系,谣言也不会空穴来风不是

  而且以前安夜轩也好好的,就是云碧雪来到帝都后,安夜轩才被夺权,如今又整天无所事事,不知反省,作死的样子。

  若说不跟云碧雪有关,他们也不相信,而且安夜轩得罪谁也就得罪了云碧雪一人而已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