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高纪奉一看就是很痛苦的样子,他祈求的看着白瑶瑶道:“姑娘,求求你,让我见见小雅,帮我告诉她,我一直在找她,从来没停止过。”

  那小姑娘眼睛都红了,“你们能不能别这么不近人情,我小叔的苦你们压根不知道。”

  白瑶瑶不明白当初到底怎么回事,也不好插话,但是她问起了自己疑惑的事情,“那天在商场,如果你们足够执着,也会追上来的。”

  “我小叔一受刺激大,就发病了。”

  最后白瑶瑶感慨的叹了一声,然后回去找六姑了。

  她敲了敲段馨雅卧室的门,“六姑,我能进去吗”

  “门没锁。”

  当白瑶瑶进去后,就看到段馨雅站在床边,看着外面,从这里正好能将外面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白瑶瑶抿唇道:“六姑既然在乎他,为何不去见见眼看也要下雨了,我听那小姑娘说,他小叔身体不好,应该挺严重的,不能受刺激。”

  段馨雅听着白瑶瑶的话,手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下,“瑶瑶,你知道,当初我是被羞辱赶出高家的吗”

  白瑶瑶一颤,“怎么会”

  这种被赶出来的感觉,她体会过,所以能懂那种痛苦和绝望。

  她走过去握住段馨雅的手,“六姑,别难过。”

  “瑶瑶,当年我二十五,跟你差不多的年纪,可是如今我都三十多了,这几年我也不知道是爱还是恨,还是遗忘了。”

  “六姑,可我看他对你真的有情,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岁月不饶人,别因为误会耽误彼此。”

  白瑶瑶的话让段馨雅有些触动,但她还是没有出去。

  白瑶瑶只是陪了段馨雅一会,便出去了,她不是当事人,这种事还是要靠两人自愿才行。

  最后,外面电闪雷鸣的,那个男子跪在了地上,只求段馨雅见他,他会解释清楚当年的一切。

  可是自始至终段馨雅都没出去。

  暴雨也不知道淋了多久,直到那男子晕了过去,那小姑娘哭的泣不成声,大喊道:“小婶,你再不见小叔,以后就再也见不到,难道你要看着他死吗当年不是他对不起你,你难道就不能听他解释一下小婶,我不喜欢你了,你太狠心呜呜”

  最后还是白瑶瑶赶快叫来救护车,将人送进医院了。

  可当她回头的时候,看到段馨雅双眼通红的站在院子里,被雨就那样淋着。

  白瑶瑶二话不说,将车开出来,拉着段馨雅上了车,直接去了医院。

  然后她把失魂落魄的段馨雅拉到那个高纪奉的病床旁,让她陪着,“六姑,顺着自己的心,不要让自己有遗憾。”

  段馨雅坐在床边,看着憔悴消瘦的高纪奉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  两人在里面,白瑶瑶便和小姑娘在外面坐着,小姑娘叫高维妮,她开始絮絮叨叨的跟白瑶瑶说起当年高家的事情。

  白瑶瑶听完后唏嘘不已,原来当年竟然有那么多误会,高家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其实就是高维妮的父亲高纪中和高纪奉。

  但是高纪奉的继母和她所带的儿子想霸占高家的产业,弄死了高维妮的父母,便也想毁了高纪奉,这才趁着高纪奉不在,逼走了他爱的人段馨雅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