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他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,看着直到眼睛酸涩的流泪。

  西容子烨想,不是因为他想流泪,而是因为眼睛太酸太干了,所以流泪。

  那样盛大的求婚场面,两人拥抱的照片,白瑶瑶感动流泪的画面,都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虽然他看到的只是视频只是照片,可依然仿佛亲眼看到一样,刺痛难过,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配站在白瑶瑶身边,他无论是身心都背叛过白瑶瑶。

 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。

  但是即使不想承认,但也不得不明白,这就是事实,他只能在心里希望白瑶瑶过的好。

  真的,她过的好,过的开心,他才能安心。

  柳忠走进白院客厅的时候,就看到总统颓然落寞的样子。

  再看桌子上的那张报纸还有一堆杂志,全部都是x国的新闻报道。

  他作为旁观者做不了什么,只能劝慰道:“总统,您要不出去到处转转,散散心,旅游旅游,或许这样心情会好一些。”

  “柳忠,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错了”

  “属下不这样认为,属下认为总统是有自己的苦衷。”

  西容子烨淡淡自嘲,苦衷不,他只是自己作的,他太过自信,也太过自负,以为无论做多少,无论多伤害白瑶瑶,她都会原地等他。

  后来他才知道,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谁,伤了就是伤了,他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做过,他对白瑶瑶的愧疚心情一直都存在,折磨着他,让他无法释怀。

  沉默了下,柳忠开口道:“总统,找到梅女士母子两个了。”

  “母子两个”

  “是的,如夏木清烟所说,她确实生了个儿子。”

  西容子烨转头看向柳忠,脸色豁然一变,青白之色交加,神色也颤了颤,“是我的孩子”

  柳忠有些沉重的道:“是”

  西容子烨双手握着扶手,差点将手都扣进去,此时他的心也不知是何种感觉,似乎麻木了,也似乎是一团乱麻。

  西容子烨自嘲的开始哈哈大笑,笑声凄凉又痛苦。

  柳忠在旁边听着,心里发酸,其实他知道,总统是个有责任心的人,无论那个女人是不是因为算计才爬上总统的床,但总归有了孩子,总统因为责任也不会不管的。

  这样一来,就牵住了总统的脚步。

  否则总统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去追寻白姑娘的。

  但同样,他觉得这样也挺好,以总统的痴情和悔恨,要是没有白瑶瑶,总统估计也不会对谁动心。

  他还真怕总统会孤单颓然下去,这样有了女人有了孩子,至少会让总统因为责任好好生活下去。

  笑完了,西容子烨脸色便沉了下去,整个人仿佛虚脱了,没力气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也不知过了多久,西容子烨才缓缓开口道:“她们在哪里,我亲自去一趟。”

  柳忠听着总统沙哑的声音,道:“在南原市xx”

  “好,你安排一下,明天出发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西容子烨闭了闭眼睛,叹了口气,然后起身离开了白院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