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段炎昊努力让自己的动作轻柔点,可本身就是军人,力度再轻也轻柔不到哪里去。

  他的手到处点火,吻更是疯狂的呼吸着白瑶瑶的芬芳,觉得怎么都不够,就如同干渴的人遇到甘甜的泉水,怎么都想喝个够,浅尝辄止是圣人干的事。

  他段炎昊是个军人,却不是个圣人,更不是柳下惠,面对自己所爱的人,他本身就是控制不住的。

  其实平日自制力是极好的,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高冷禁欲。

  但是之所以自制力极好,那是因为还没遇到合适的人,此时遇到所爱的,自然不用控制了。

  白瑶瑶被吻的都快窒息了,精致的脸上也染上了绝美的风情,魅色动人,身子也柔软无骨,仿佛一汪池水一样,让段炎昊徜徉其中。

  吻密密麻麻落了下来,从眉眼到唇瓣,再到脖颈上

  白瑶瑶娇喘出声,仿佛古琴般,带着动人悠扬的旋律,如妖精般,让人恨不能沉醉其中。

  白瑶瑶突然被咬了一下,“唔,疼”

  在这样疯狂的时候,段炎昊压抑着自己,额头上流出沁凉的汗滴,可他还是停了下来,紧紧抱住白瑶瑶。

  白瑶瑶有些不明所以,这人属狗的呀,咬了她一口,让她肩膀疼起来,他却光抱着她什么都不说。

  白瑶瑶一动,对段炎昊来说,更磨人了。

  “乖,媳妇儿别动,在动,我真的就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白瑶瑶不知为何段炎昊停下来了,但是她能真切的感受到他的浓情,她也乖乖的不再乱动,任由他这样抱着自己。

  半晌后,段炎昊终于将那股火热压了下去,平复了一下呼吸,道:“你先休息,我刚回来,去洗个澡。”

  白瑶瑶脸一红,点头。

  当段炎昊洗完澡,白瑶瑶看着他穿着浴衣,露出古铜色的胸膛,张扬着力量和性感时,眼睛都快黏上去了。

  美色惑人,她不能受蛊惑。

  段炎昊走到白瑶瑶身边坐下,摸了摸她的头,越来越觉得白瑶瑶好看。

  白瑶瑶内心有些纠结,半晌后,抬头看着他道:“炎昊,你为什么”

  “瑶瑶,我想给你最好的,我爱你,一点都不想委屈了你,我想等到洞房花烛夜,哪怕忍的辛苦,我也会忍到那时候。”

  白瑶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,“你你真是的。”

  “炎昊,我我本来就不是第一次,你”

  段炎昊一下子狠狠吻住白瑶瑶,“瑶瑶,说过多少次了,过去的就不要再提,你是最纯洁的,爱情和那些没有关系,关键是你我的心,而且我也有过去,如果这样说来,我也应该怕你在意的,我们是平等的,我只想给你最好的,想在那一天,我和你都是彼此的第一次。”

  “炎昊,我在你心里是第一是不是权利也只能排第二。”

  段炎昊爽朗的笑了笑,“不错。”他的媳妇儿思维转换太快,他刚还说着这个,她一会就能将话题跳跃到别的地方,不过她怎样,他都喜欢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