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雪心中有很多猜测,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。

  谢黎墨幽然开口道:“我做主将帝都的姜家除去了,姜家不会再是谢氏提拔庇护的家族,已经是废棋,姜家早晚会被连根拔起的。”

  看着谢黎墨冷冷的神色,云碧雪就能猜出姜家的结局。

  “姜家最不该招惹的就是你。”

  这是谢黎墨的实话。

  云碧雪愣了愣,她对姜家确实不待见,自从姜静姗的事情后,她就不喜姜家。

  不过如今姜静姗已经死了,姜家如何,她没太想追究,因为她知道,谢黎墨一定不会放过姜家。

  她眨了眨清丽的眼眸,“那你是见还是不见”

  谢黎墨反而看向云碧雪,道:“姜家既然找上门,一定是有所求,态度必然卑微,你若是想出气,也可以。”

  云碧雪眼眸提溜一转,闪过聪慧狡黠的光芒,“你说我故意气气他们怎么样最早我们在宁安市的时候,你来出差,他们还想让姜静姗勾引你呢,我可是记得。”

  谢黎墨咳嗽一声,清雅的看着云碧雪,“这件事你怎么知道”

  “姜家的人透露的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哼”

  谢黎墨温雅含笑,“好了,为这点事生气,不是什么都没有吗那时候我的心里也只有夫人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呀,可是想想,还是心里不舒服,你说他们不应该巴结你吗怎么还不自量力的让女儿勾引你”

  谢黎墨眸光一厉,想起当初的事情,内心也是很排斥,“这就是谢氏长久不出现造成的,这些豪门家族内心膨胀,早已经忘了根本,忘了谁是主宰,想在我身上用美色”

  云碧雪眼眸一亮,“那当初你是怎么拒绝的我看后来姜静姗见了你,既害怕又想靠近。”

  谢黎墨摸了摸她的头,“自然是谢六的手段让她害怕了,别多想。”

  谢黎墨没打算告诉云碧雪,当初谢六用的是催眠术,毕竟这在社会上也算是一种邪门之术,让云碧雪知道了也不好。

  “那既然他们来了,就让他们进来,看看到底存着什么心思,是什么打算,若是态度好的话,我们或许也可以网开一面。”

  谢黎墨点了点云碧雪的鼻子,“就算是你想网开一面,别人也不会放过姜家,无论是司法部门,还是如今帝都的其他豪门,都已经将姜家作为眼中钉了。”

  “所以他们没办法,才厚着脸皮来求你”

  “看看吧,他们说什么。”

  待姜老爷子和姜山涛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谢黎墨和云碧雪坐在沙发上,周围围了一群保镖。

  姜老爷子也算是见惯各种场面的人,还是忍不住被这种气势一震。

  姜山涛本来就是扶不上墙的阿斗,此时哆嗦的腿都一软。

  云碧雪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淡淡开口道:“今儿个真是什么风将姜老爷子给吹来了”

  听着云碧雪不善的语气,姜老爷子憋着一张老脸通红,“老夫是想来跟谢少说几句话。”

  姜山涛一听这个声音,抬头一看,美人儿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