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怀中,听着谢黎墨如古琴般动人的声音,心仿佛一下子被安抚。

  她抬头看着谢黎墨认真的神情,问道:“刚刚真的有点凶,是不是”

 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,柔声道:“就算是凶,夫人在我心中也是最可爱的。”他不会承认,刚刚真的很欣赏她如小猫般炸毛的样子。

  刚刚的她,很强大,让他有些放心,他希望的是,自己不在她身边守护时,她也能时时保护好自己。

  “那我以后”

  云碧雪还没说完,就被谢黎墨出声打断了道:“夫人以后该凶的时候就凶,母亲在你身边,不是出手了好几次吗你可以跟母亲多学学。”

  云碧雪想到自己婆婆的帅气和霸气,心中一阵钦佩,也不纠结自己刚刚是不是太暴力了,“我刚刚看到沈正耀,就一肚子火气,而且我这样做也是有理由的。”

  谢黎墨点头道:“我明白,你是想逼出沈家的死士,只要沈家的死士被逼出来,就能真正将沈家打压下去。”

  云晴雪眼睛一亮,道:“黎墨,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  谢黎墨好笑的摇了摇头道:“应该是我了解自己的夫人。”

  却说沈正耀被扔出来后,被记者正好堵个正着,几个特写镜头让他上了报纸和新闻首页。

  沈正耀虽然经过刚刚的事情,心里对云碧雪忌惮又惧怕,但却是真正恨上了云碧雪,此仇他是必然要报的。

  沈正耀眼中闪过阴毒的目光,吐了口血,然后踉跄的回去了,就在他在家想办法的时候,却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。

  “你是谁”

  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我是能帮助你的人,若是想让我帮你,就到自会有人跟你接头。”

  沈正耀将信将疑的去了,在一个楼房内,一戴着帽子的老者,让他出动家族死士。

  “这不行,沈家的死士必须是继承人才能调动。”此人是敌是友,还尚未可知,他自然不能露底。

  老者哈哈一笑道:“若我说我如今代表的是南方王家呢”

  沈正耀脸色大变,北谢南王难道就是千年前和谢家分庭抗礼的那个王家,谢家掌控北方,王家掌控南方。

  难道王家要对谢家出手

  “你要好好想想,只有我们南方王氏家族,才能对付的了谢家,只有一举击败谢黎墨,你沈家才能保住”

  老者循循善诱,让沈正耀心中有些松动。

 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,老者提点一句道:“沈老爷子如今卧病在床,你作为他的孙子,弄到家族手印,号令家族死士,也不是不可能的,对吗”

  这句话可是一下子击中了沈正耀的心弦,野心可是在心中滋生暗涨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而云碧雪和谢黎墨一直都有派人盯住沈正耀,看到手中电脑模糊的图像,云碧雪道:“黎墨,这个老者虽然很隐蔽,但我觉得此人不可放过。”

  “夫人很聪明,此人虽然是个小角色,但也可以敲敲警钟,对方可以用沈家死士,我们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,一样借用沈家死士杀之。”谢黎墨的声音淡然如风,仿佛是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