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夏木清烟在西容子烨森冷的气场下,打了个寒颤,觉得这一次,她是彻底让西容子烨动怒了。

  西容子烨提着夏木清烟将她甩在一边。

  然后离开。

  柳忠在后面走着。

  朱局长还想巴结下柳忠,甚至是在总统阁下面前美言几句,毕竟,总统今夜过来,他真的没好好招待,越想越觉得他有些怠慢,心里七上八下的,他这局长的位置能不能保住还不是人家总统一句话的事。

  “柳秘书长,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柳忠淡淡道:“朱局长有什么事,在这里说就行。”

  柳忠看了看周围,虽然没人,但他还是觉得小心为好,但是人家柳秘书长都这样说了,他也不能太刻意是不

  “柳秘书长,您看,我今日真不知道总统要来,仓促中,都没好好和总统说句话,不知我这以后”

  柳忠一笑道:“原来是这件事,是这样的,我们总统只是为了见见犯人夏木清烟,朱局长不必在意,只不过这个夏木清烟哎,对总统那样”

  “是是,这个夏木清烟太不识好歹了。”

  “还是朱局长有高见,这个夏木清烟在里面如何,就靠朱局长好好招待了,我听说这里面的刑罚还是不少的,朱局长任届也快到了吧,是时候调任了,不过还是要好好表现。”

  “是是,属下明白,明白”

  柳忠继续道:“我看这个夏木清烟其实已经疯了。”

  “对对,已经疯了。”

  都是聪明人,说话一点就通,夏木清烟不识好歹,冲撞了总统,之前对总统做的那些事也不可原谅,所以他作为局长,就要为总统出气呀,可是适当对夏木清烟用刑的,不是疯子也能让她变成疯子。

  朱局长替那个夏木清烟悲哀,好好的夏木家族小姐当着不好吗非要去惹人家总统,叫他说,这个夏木清烟已经是个疯子了。

  送走了柳秘书长,朱局长开始交代下面的人,用不着对夏木清烟礼待了,该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。

  柳忠上了车,看着靠在哪里闭目的总统,有些心疼,总统其实也不容易,他这个旁观者做不了什么,只能照顾好总统阁下了。

  “总统,我们回哪里”

  “去白院吧”

  听到白院,柳忠已经不陌生了,那里是总统寄托相思的地方。

  半晌,西容子烨醒来,看着快到白院了,对柳忠道:“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也不能传出去,你秘密去寻找她们母子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西容子烨来到白院,就躺在床上,颓然无力,更是憎恨自己,他知道,从他和别的女人有了那一夜开始,他就失去了白瑶瑶。

  x国

  战争接近了尾声,白瑶瑶身上也不知道落下了多少伤口,这些伤口伴随着军功,成就了她现在的地位,x国第一位女将军。

  虽然现在战局已经稳定了,可是还是有一些落网的敌人,在拼死挣扎,试图搞破坏。

  对此,她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  “咳咳”阴雨天,白瑶瑶伤口又疼了起来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