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西容子烨眼神恍惚,脸色白的一点血色没有,似想到什么,他又一下子掐住夏木清烟,“你说谎说谎”

  夏木清烟脖颈被掐着,她都能感觉到西容子烨手上冰凉的温度,知道这个事情说出来,对西容子烨的打击绝对很大。

  她心里不痛快,也让西容子烨不痛快。

  但是西容子烨这样杀气腾腾的眼神,也让她心里发憷。

  她从来没见过西容子烨这个样子。

  “咳咳我没说谎,一次就中,也不是不可能的”

  西容子烨觉得这一下子全身就没了力气,内心一股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,悲凉的气息弥漫在他周身。

  呵,原来他还真不配得到白瑶瑶的谅解,他竟然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。

  即使不相信,但是他知道,是有这种可能的,那一夜酒后,他因为思念白瑶瑶,那夜自然也会很疯狂,一次就中也是可能的。

  “夏木清烟,你知道不知道,我真恨不能掐死你”

  “我知道,你掐死我,就不知道那个女人和孩子的下落,算算,她现在应该也生了。”

  “不知死活”

  “西容子烨,我知道,我做了那么多事情,既然被你知道,你肯定也不会放过我,反正也是死,不过还好我早有准备,哈,那个女人在我手中,只要我出了事情,你就找不到她”

  夏木清烟算准了,西容子烨对女人有责任心,只要是和他发生关系了,再怎么样,他都不会坐视不管,何况那个女人还有了孩子,她夏木清烟走到这一步,就拿这件事保命。

  西容子烨狠狠的掐着夏木清烟,脸上的恨意和憎恶那样的明显。

  夏木清烟惊惧惊恐,眼珠子一点点睁大,她真的害怕了。

  就在夏木清烟差点没气的时候,西容子烨才放开她,却一巴掌将她打在了一边。

  夏木清烟躺在地上,不断的喘息,脖子疼的不断咳嗽,差一点,差一点,她觉得她就被西容子烨掐死了。

  “夏木清烟,你最好好好活着,以后就算是你想死,我也不会让你死”

  听到这句话,夏木清烟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“还有,我会让你夏木家族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的所作所为。”

  夏木清烟突然觉得西容子烨很陌生,觉得他周身都是黑暗森冷的气焰,让人忍不住脊背发凉。

  她哆嗦了下,“你,你想做什么”

  “你待会就知道了。”

  果然,不一会,柳忠将夏木清烟平日信任的心腹带了进来。

  还没等西容子烨说话,此人便跪在地上求饶。

  “说吧,当初你帮着夏木清烟,将那个女人,送哪去了。”

  “总统,饶命饶命,我,我送那个梅姑娘离开的时候,夏木小姐让我害死那个孩子,我下不了手,让梅姑娘跑了。”

  夏木清烟在旁边听着,尖锐的道:“你说什么,跑了你不是送到”还没说完,夏木清烟突然意识到,她差点说漏嘴。

  西容子烨眼睛危险的眯起,“很好,夏木清烟,你想做疯子,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疯子的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