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西容子烨冷然的看着夏木清烟,“不是我这么对你,而是夏木清烟你做的事情都太过分。”

  “我怎么过分了,我只是爱你”

  “你不是爱我,你只是爱你自己,自私的只考虑自己的感受,我不跟你废话,那个女人是你安排的,你说不说”

  看着西容子烨厌恶阴翳的目光,夏木清烟眼神迸射出恨意,带着疯狂之色,“呵,说了又如何,难道又当替身哈哈,知道那一次你是怎么中招的吗因为她长的太像白瑶瑶呀哈哈,我找来身形相似的人,你一喝醉酒,自然就认错了,哈哈,怎样,是不是觉得对不起你的瑶瑶呀啊”

  夏木清烟疯狂的笑着,她得不到,也不会让别人得到,更不会让西容子烨好受。

  西容子烨听着夏木清烟的话,心狠狠一颤,因那一夜,他痛恨自己,他无论是身心都有对不起白瑶瑶过。

  所以他听到白瑶瑶拒绝冷漠的话,有时候都没勇气在出现她的面前。

  这一切虽然跟夏木清烟有关,可是若他自己能够冷静自持,也不会这样。

  西容子烨站在原地,心口突然钝顿的疼起来。

  再看这样疯癫的夏木清烟,西容子烨眼神中带着冷厉,“夏木清烟,你自始至终都是疯子。”

  “你现在才知道呀,可惜晚了,哈哈,你的白瑶瑶是不会回到你身边的,不会的”

  就在夏木清烟疯狂的时候,西容子烨一个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,“说”

  夏木清烟咳咳的喘息不过来,她在西容子烨眼中看到了杀意,毫不掩饰的杀意,她看着,心里哆嗦了下,她还是怕死的。

  “咳咳你放开我我才”

  西容子烨稍微松开夏木清烟,只是手还紧紧掐着她的脖子,“你要是不说,信不信我都能掐死你”

  “你不敢,你是总统,你怎么能”

  “呵,诚然如你所说,白瑶瑶不回来,我也不会好受,那么掐死你,我心里就觉得替瑶瑶报仇了,而且你死了,对外是畏罪自杀,没有任何人有异议,不是吗”

  夏木清烟脸色煞白煞白的,“你狠”

  她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是有能力有魄力的,但是貌似自从白瑶瑶离开后,这个男人就变的狠辣起来了。

  他做事情对自己狠,对别人也狠,所以e国现在的权势牢牢掌握在他手里,哪怕各大家族都不能干涉左右。

  “你曾经也爱过我,也对我好过,你怎么舍得”

  “那是你这个女人阴险毒辣,整容骗我。”

  “可是要是你坚持自己的心,也不会被我蒙蔽”

  夏木清烟这句话倒是真的,让西容子烨无言以对,“废话少说,说那个女人的事情。”

  “那一夜后,我便将她藏了起来,你不会想到吧哈哈,她有了你的孩子呢”

  西容子烨脸色大变,神色骇然,扣住夏木清烟脖颈的手一松,踉跄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”西容子烨全身的温度仿佛都降了好几度,头疼欲裂,不敢相信这个事情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