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十六将小三这两个字咬的很重,为了气真正的楚菲儿,她声音还故作往上挑,语气带着嚣张的气焰。

  乔木婉气急败坏的道:“你个冒牌货,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,你以为你是谁,小心我揭穿你,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,竟敢这样跟我说话”

  乔木婉是真的快气炸了。

  “哎吆,啧啧,这样就生气了,一点都没有小三的觉悟,无论是不是冒牌货,夜轩他相信我呀,现在什么都交给我掌管。”

  “不可能,他不会相信你,不会听你的。”

  谢十六眯着眼睛,道:“什么不可能,你是不是说他中邪了不可能听我的,而应该听你的哈哈哈哈真是好好笑呀”

  乔木婉因为谢十六的这句话,心都提在嗓子眼,以为她知道些什么,可听到她后面的话还有笑声,明白,她这是在开玩笑的话。

  她差点惊吓出一身汗来,若是让人知道了,可就不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

  安夜轩也是她的棋子,也是她的人,凭什么就让别的冒牌货给夺去。

  不过这一惊一乍间,也让她冷静下来,将冲动压了下去。

  谢十六觉得有人陪她玩挺好的,最近安夜轩躺在床上养身体,她没人折腾,挺无聊的,还想继续和这个乔木婉多说几句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小三就是小三,别不自量力,啊长的丑愚蠢点不是你的错,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”

  谢十六兴奋的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
  乔木婉被气的狠狠将手机朝墙上一摔,就这样,手机寿终正寝了。

  她犹自不解气,还想发泄,可是她自从醒来,腿就不能动了,只能拿起旁边的木棍就想朝着旁边打去。

  “哎呀,木碗,看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。”

  听着苗子芙的声音,乔木碗立马将棍子放下,一身怒火憋住,别提多难受了。

  苗子芙其实就是故意的,她在外面暗笑了一会,才进来的。

  乔木婉脸上的表情要多扭曲就有多扭曲,平常的人见了她,都躲一边,就连护理的医生护士能不多看她就不多看。

  也就苗子芙不嫌弃,还经常来陪她。

  乔木婉只记得以前苗子芙傻土冒的样子,所以并不觉得她这种人有什么复杂的心思,也没怀疑什么。

  “呀,木婉,你的手机是怎么了怎么就摔碎了”

  乔木婉听着苗子芙惊诧的声音,不知如何解释,“那个不小心摔在地上了。”

  “你看你,要是没手机,以后怎么跟人联系”

  乔木婉以为,她会说帮买一块呢,结果就这么一句话

  此时乔木婉因为谢十六的话,还憋着火,气的不行,也不怎么愿意搭理苗子芙。

  苗子芙将饭给她放好,便离开了。

  乔木婉气的不想吃,可是她也有些饿了,吃够了医院食堂的饭,也是想吃点别的。

  可是面里面竟然有好多石头,差点将她的牙都磕掉了,一开始没注意,她的一颗牙竟然就这样掉了,掉了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