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听着云碧雪的话,慵懒的靠在一边,绝艳的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“那夫人解火了吗”

  云碧雪差点呛着口水,她回头看向谢黎墨,用手指着他道:“你故意误解我的意思。”

  说完,云碧雪有些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,因为她看到她家谢先生衣衫半开,衣扣只系了下面的两三个,上面没系。

  他露出那样完美的肌肤,还张扬着力量和性感,如蓄势待放的猎豹猛虎一样,危险却又迷人。

  云碧雪知道,她家谢先生的温柔优雅只是表面,骨子里危险着呢。

  不过她庆幸,他的温柔都给了她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的表情都看在眼里,以前对这身皮囊并不在意,如今看着自己夫人迷恋的神色,觉得这身皮囊能让他对夫人用美男计也是不错的。

  云碧雪回神后,看到谢黎墨眼中的笑意,哼了一声,转过头去,不搭理他。

  “夫人,这是吃干抹净,就弃之如草芥了”

  云碧雪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她嘴角抽搐了下,回头看向谢黎墨,很想说,谁能将这个妖孽收了去,怎么一夜间,说话都变的妖孽起来,好好的高雅美男呢

  云碧雪手抖着,道:“你还委屈了”

  “恩,夫人满足了,就不搭理我了。”

  云碧雪气的脸颊都鼓鼓的,如红苹果一样,甚是可爱。

  谢黎墨慵懒的起身,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动,将云碧雪重新揽进怀里,“生气了不搭理我,不待见我”

  “你故意的,故意欺负我,明明是我大肚子,你不不待见我,所以对我发火。”论颠倒黑白的能力,她也会。

  谢黎墨轻轻一笑,胸膛一震,摸了摸她的头,“阿雪,你这话说颠倒了,就算是你不待见我,我也是会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刚刚还拿我取笑。”

  “没有,是阿雪好看。”

  云碧雪觉得,今早,两人怎么看都是在打情骂俏的。

  她突然意识到,是不是跟谢黎墨越活越回去了,矫情的跟年轻情侣一样,不过这种感觉也挺新鲜的。

  云碧雪拍了下谢黎墨的手道:“我刚起来,还没洗刷呢,你都洗刷完没事了。”

  说着,云碧雪就要往洗手间走去。

  看她挺着个肚子,谢黎墨看着有些不放心,一把拉回她,揽住她的腰,一只手扶着她的肚子,想轻轻扶着她往洗手间而去。

  “疑”云碧雪突然停在原地,身体僵硬起来,睁大眼睛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云碧雪这个反应,把谢黎墨惊住了,“怎么了”说着,开始仔仔细细看她的身子。

  云碧雪回神后,拉着谢黎墨的手再次放在肚子上,对谢黎墨道:“黎墨,你感觉到了吗”

  “感觉到什么”云碧雪这样一惊一乍的让他心脏差点受不了。

  云碧雪撇嘴道:“傻,胎动了,孩子在跟你打招呼,知道你是他的父亲。”

  谢黎墨绝艳的眸光一颤,唇瓣微抿,身体僵了僵,然后很严肃的看着云碧雪的肚子,手更是不知道怎么动好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