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当然现在没人知道,云碧雪第一胎生的是儿子,为了夏君子浩对妹妹的执着念想,一开始,云碧雪很热衷给儿子穿裙子,导致后来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,当然这都是后话了。

  至于现在,谢黎墨和夏君炎汀在书房里谈了什么,云碧雪并不知道。

  但她觉得一定是很严肃的话题。

  前段时间帝都发生的事情,吕家和袁家的事,夏君炎汀很可能就怀疑上了她家谢先生。

  这种怀疑一旦滋生,以康王殿下的行事作风,一定会对她和谢黎墨出手。

  只是她想,今天太巧了,因为浩儿在这里,或许一开始就化解了一半的杀意。

  云碧雪继续陪着浩儿做题画画。

  当谢黎墨和夏君炎汀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晚了,与此同时,黄王夏君炎黎亲自来接浩儿了。

  云碧雪听到黄王殿下亲自来接浩儿的时候,都惊住了,内心不断的感慨,今天怎么这么巧,太巧太狗血了吧

  她好像仰天大叫,待会这个场面怎么处理

  还没等她想出什么来,夏君炎黎便在院子里呵夏君炎汀不期而遇。

  夜色比较黑,院子里那两人是什么表情,什么态度,云碧雪并不清楚。

  只知道,那两人没吵没闹,浩儿也被平静的接走了。

  都走了,云碧雪心中的疑惑更多了,她还想跟谢黎墨念叨念叨,絮叨絮叨的,结果谢黎墨去厨房忙做饭去了。

  云碧雪也追着进了厨房,“黎墨,你让佣人做饭,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谢黎墨修长的双手一边切着菜,一边回道:“是不是心里又好奇了”

  云碧雪点头,“还是你了解我,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心里肯定会发痒。”

  “等会,我先做饭。”

  云碧雪靠在门框边,郁闷道:“好吧,我先将好奇心压下去,不过我觉得,黄王和康王就该将过去的事情说清楚,你还不知道吧,浩儿其实是康王的亲生儿子。”

  “能看出来。”

  听着谢黎墨淡定从容的话,云碧雪差点被口水呛着,“你怎么知道的”

  “康王和浩儿站在一起的话,对比一下,再看两人的神态表情,就容易看出来。”

  云碧雪竖了竖拇指,“黎墨,还是你强悍。”

  谢黎墨切好菜,开始准备炒菜,打开油烟机,便将云碧雪推了出去,道:“听话,在客厅里坐着,厨房有油烟,对你不好。”

  要是以前云碧雪根本不在乎什么油烟,不过现在有了宝宝,什么都要注意。

  虽然还想说很多话,不过只能忍着。

  云碧雪在客厅坐着,看着厨房关着的门,走到电视机旁,开始鼓弄电视,也不知道将那条线接上了,最后电视机能打开。

  她拿出遥控器打开,将声音关掉,悄悄的看新闻。

  她还惦记着x国的事情。

  “根据日前社最新消息,x国战事已经接近尾声北方军占据主导地位,成压倒性趋势,南方军节节败退,东面和西面主战场也被北方军占领北方军有先进的军火装备,是其他三方势力所不能比的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