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夏君炎汀不知为何,听着这孩子叫自己的声音,再看他那样清澈的眼神,心里竟然软的不可思议。

  “艾,浩儿乖,这个玉镯你拿着。”

  “叔叔,我不要东西。”他爸爸告诉过他,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。

  夏君炎汀心里一直如海浪翻沉,起起伏伏的,很复杂,但是他不能忽略的是,他对这个孩子的喜爱。

  这孩子音容笑貌特别的像他的母亲,哪怕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恨意深深,可是在见到浩儿的时候,突然发现,那些恨意都是因为爱,若非爱,谁会一直恨着。

  此时夏君炎汀,就觉得他自己的情绪完全不受控制,逼着自己恨也恨不起来,逼着自己讨厌,也讨厌不起来。

  这种失控的感觉,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。

  夏君炎汀手都有些不是自己的了,想抱浩儿,却又觉得孩子真小,有一种不知如何去抱的感觉。

  夏君炎汀心想他没抱过孩子,别摔着了,此时他的眼睛里全是柔意,将玉镯放进浩儿的手中道:“浩儿,你叫了叔叔,这是叔叔给你的见面礼,以后你长大了,有了媳妇,就将玉镯给媳妇。”

  这玉镯他一直不离身,本来是打算给那个他爱的人,可是她跟了自己的哥哥,有了浩儿。

  没想到,兜兜转转,玉镯他又给了她的儿子。

  夏君炎汀内心自嘲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欠她的,人都死了,他却无法忘怀。

  夏君子浩就听到了这句给媳妇的,他伸手拿过来了,然后看向云碧雪。

  云碧雪咳了一声道:“浩儿,你那个你叔叔给你的,你就拿着吧”

  谢黎墨也看向夏君子浩,不过他可注意到了,夏君子浩看的不是云碧雪,而是她的肚子。

  “浩儿,你怎么一直看着阿姨的肚子呢”

  “我想把镯子给阿姨肚子里的妹妹。”

  这句话一出,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,觉得思维完全跟不上孩子。

  可是转念一想,云碧雪张大了嘴巴,不会吧,浩儿的意思难道是难道是

  她都不敢猜。

  夏君炎汀阴柔的眼睛一眯,浩儿喜欢这女人所以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

  如果真这样的话,这对夫妻,他还真不能下杀意。

  谢黎墨和云碧雪也并不知道,浩儿的一句话,化解了一场生死较量。

  云碧雪回神后,明媚一笑,“浩儿,很喜欢妹妹”

  “恩。”

  谢黎墨在旁边温柔的看着,并不插话,这是属于他们的世界。

  而他将目光对象夏君炎汀,道:“去书房吧”

  夏君炎汀凝神点头,心思却在翻转,这次到来的目的似乎要改一改了。

  他对自己这一刹那的转变也有些诧异,但却无法解释。

  云碧雪自然也看到了夏君炎汀神色的变化,内心舒了一口气,看样子,没她什么事了,原来这就是父子天性,即使不知道彼此的关系,但是面对的时候,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对方吧

  “浩儿,先将镯子收起来,等用到的时候再拿出来。”

  夏君子浩很听云碧雪的话,乖乖放进兜里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