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夏君炎汀的眼睛几乎都黏在了浩儿的身上,他那双阴柔美丽的眼睛闪过惊喜却有沉痛的光芒。

  那里面的情感很复杂,带着深浓悲沉的光芒,又似染着汹涌的恨意。

  他僵硬的站在那里,目光里只有浩儿,只有这张容颜,即使几年了,依然刻在他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,有时候就连梦里,也带着这样的身影。

  云碧雪来不及带浩儿离开,本来想打招呼的,可她说的话,康王夏君炎汀似乎根本没听到。

  云碧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看到浩儿。

  浩儿在这样凌杀又危险的眼神下,并没害怕,他只是觉的好奇,甚至有一股亲切感。

  她心神一动,不着痕迹的将康王殿下的视线给挡住了,不让他看浩儿。

  康王殿下这才从悲沉的回忆中抽神,他狠狠摇了摇头,脸色已经不太好了。

  谢黎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,绝艳的眼眸一眯。

  他仔细看了看浩儿和夏君炎汀,眸光一变,似有什么呼之欲出。

  “康王殿下请。”

  夏君炎汀侧目看了眼谢黎墨道:“这孩子是黄王的儿子吧”

  “殿下好眼力,确实是黄王的儿子浩儿。”

  夏君炎汀心里颤了颤,有些复杂有些沉重,从口袋里掏了掏东西,什么都没掏出来,又摸了摸自己身上。

  云碧雪诧异的看着康王的表现,觉得好违和呀,这种动作不像是康王能做出来的,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,又掏口袋又摸身上的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她脑海里yy的想着,该不会是,康王喜欢的其实是他哥哥吧

  越想,云碧雪越被这种想法恶心到了,越来越恶寒,恨不能现在就抱着浩儿赶快离开。

  就在她弯腰要抱起浩儿的时候,谢黎墨眉心一跳,恨不能将他的夫人拴在裤腰带上,她的肚子已经三四个月了,还没个自觉性,想抱浩儿。

  谢黎墨刚要迈步过去的时候,康王夏君炎汀比他的速度更快。

  夏君炎汀几乎是飞速的来到浩儿面前,彻底的无视云碧雪,将手中的玉镯递给浩儿,道:“浩儿,我是叔叔,第一次见面,叔叔没带红包,这个给你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就在自己眼前的玉镯,眼眸倏然睁大,这这

  饶是她在镇定,也想象不到,亲生父子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,玉镯竟然送玉镯

  这不是母亲送女儿,或者婆婆送儿媳妇的东西吗

 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,康王这个父亲竟然送儿子玉镯。

  原谅她反应不过来,想笑,又不敢笑,差点憋岔气了。

  就在她憋着的时候,谢黎墨走到她身边,环住她因为怀孕而粗大的腰,将她带离那两人身边。

  谢黎墨轻轻给云碧雪拍着后背,帮她顺气,“你看你,这么大了,越活越孩子了,连呼吸都不会呼吸了。”

  谢黎墨的语气很轻,就在云碧雪耳边说着,虽然带着责备,但神色却是宠的。

  夏君子浩看着眼前这个叔叔,只觉得好亲切,好喜欢,他没拿玉镯,反而清脆的开口叫道:“叔叔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