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秦淮翎阴翳的看着袁双蕊,每次一想到那时候她的狠辣,一股怒火便涌上心头,恨意怎么都无法消散。

  “就因为这种利用价值,所以置我于死地”

  “不是置你于死地,而是秦家被袁家的老太太盯上了,宁安市是富华之地,豪门的财富惊人,试问,谁不爱财呵,所以袁家就想吞并秦家,我就是那个突破口。”

  秦淮翎听着,心尖一跳,“我问的是你,你怎么想”

  袁双蕊脸色一绷,神色一收,“我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想法,在豪门里要活下去,你以为那么容易”

  秦淮翎狠狠的盯着袁双蕊,“冠冕堂皇的理由,你没认识我之前,不也活的好好的”

  袁双蕊手一抖,继而道:“秦淮翎,其实我马上要死了,我也不骗你,我这人本来就是自私自利的,老太太说了,我只要舍弃对你的感情,对你下狠手,袁家以后的继承人就是我,我的那些兄弟姐妹再也不能歧视我,小看我,不能欺负我,我想对她们做什么,都可以。”

  “所以,你动心了”

  袁双蕊摇头,“没有,老太太还说,如果我完成不了任务,她会在背后出手,反正你是被袁家盯上了,就算是我不出手,老太太也会出手的。”

  秦淮翎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,“胡说”

  袁双蕊看着秦淮翎暴怒的样子,心尖一抖,抿唇道:“到现在了,我也不想骗你,那时候我得了重病,需要骨髓配置,老太太说了,只有完成任务,我才能活,人性就是自私的,我为了让自己活下去,难道错了吗”

  听着这句话,秦淮翎身形一晃,无言以对。

  到现在,他知道了真正原因,心里反而很空,恨也没了。

  看着这个样子的秦淮翎,袁双蕊想起了年少时,他对自己好的时光,那时候天才少年恨不能对她掏心掏肺。

  可是她辜负了他对她的那份好。

  她看着离去的秦淮翎,嘴唇哆嗦了下,想说什么,终究也没开口。

  待秦淮翎离开后,袁双蕊的一滴眼泪也夺眶而出。

  枪决之前,袁双蕊脑海里唯一想到的人便是秦淮翎,她笑了,她曾经欠秦淮翎的,这一次她用命还了。

  其实他腿能站起来,她真的很欣慰。

  人之将死,其心也善。

  无人知道,在暗处的一个角落,韩慕白无声的送了袁双蕊一程。

  黄王夏君炎黎得知袁家的事情后,沉默了许久。

  他对着管家道:“阿伯,你说,如果我继续逃避,帝都将会如何a国将会如何”

  “殿下不必忧虑,康王会处理好一切的。”

  “阿伯,汀他有些偏执了。”

  袁家的事情过后,帝都的众名媛小姐反而兴奋激动起来,因为韩少恢复了单身。

  黄金单身汉呀,谁抢了就是谁赚的。

  韩少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讲,都是无可挑剔的,所以一时间,衣服珠宝和首饰成了热门选购的产品。

  单身的女子们都忙着打扮自己,好获得韩少的青睐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