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雪双手捧着牛奶杯,眸光怔怔的。

  “想什么呢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以前在宁安市,从来没想到秦淮翎会有这个能力,你说,谁都想象不出吧,秦家竟然能和袁家抗衡,可是看现在,其实一切皆有可能,这下子宁安市的豪门就出名了。”

  “是宁安市出名,秦家的地位一下子就超过了袁家的地位,昨天他给我打电话,准备将秦家迁到帝都来。”

  云碧雪回头看谢黎墨,“你答应了”

  “答应了,春天是一切重新开始的时候,不是吗而且政要部门空缺了很多职位,也准备对社会招考了。”

  云碧雪去年就为这次官职招考准备好了,她资助的很多寒门学子,这次可以发挥所能了。

  云碧雪想着,都有些摩拳擦掌的架势。

  “黎墨,你说,帝都的事情是不是很快就会解决完,我们就回总部”

  谢黎墨神色微变,周身散发出一股幽冷的气息。

  “黎墨”

  “恩怎么了”

  “我是说我们是不是也快回总部了”

  谢黎墨低头温柔的看了眼云碧雪,“恩,差不多就快回去了,牛奶凉了吧你一直拿着也不喝,我再去给你热热。”

  “还温着,不凉。”

  袁家没了后,袁双蕊在牢里,有些疯癫了,不时的哭哭笑笑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一直都没人看她,很多人似乎都把她忘了。

  袁双蕊知道她时间不多了,可能过几天就是她被枪决了。

  其实她即使再疯癫,也希望在她死前,会有人来看她,哪怕说说话,她将所有的愤怒和不甘发泄出来也好。

  可是眼看到了最后一天要枪决的日子,秦淮翎来看她了。

  “有人见你。”

  袁双蕊一个激灵赶快站起来,将自己的头发往后理了理,将衣服上的尘土都扫了扫。

  “快点。”

  袁双蕊被催促着,走了出来,当她看着玻璃外站着的秦淮翎时,惊的眼珠子睁大,差点掉出来。

  “你你是站着的”因为过于吃惊,袁双蕊说话都带着抖音。

  秦淮翎眯起阴冷的眼眸,薄唇微启道:“很难相信吗我确实是站着的,你费尽心思谋划的一切都是一场空。”

  袁双蕊惊讶的张着嘴巴,半晌,她才从惊骇中回神,结巴道:“你一直都是装的”

  秦淮翎眯了眯眼睛,“若非如此,那次你派人刺杀我,我嫣能活着”

  袁双蕊看着秦淮翎阴冷厌恶的眼神,心一抽,“我那样对你,你还来看我”

  她也不知道整个人怎么了,或许将死了,忘记了名利权势,才能明白心里的感觉。

  “袁双蕊,几年前,我们在宁安市相遇,那时候,我对你不好吗后来你竟联合秦姑对我赶尽杀绝。”

  袁双蕊身体一怔,想起几年前,她还是少女的时光,想着想着,她神色有些恍惚,“秦淮翎,你太傻,我是袁家的子女,在家族利益面前什么都不是,而你刚好看上了我,所以我便有了利用价值,这下你明白了吧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