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看着白瑶瑶带着埋怨的语气,段炎昊心里也跟什么抓住一样,揪心的厉害。

  “你别生气,也别难过,我是想送你回去过年。”

  “炎昊,到现在了,你还这样说。”

  段炎昊轻轻叹了口气道:“好吧,那天晚上,我接到了消息,是关于南方军的战事,太突然,我还没能做好准备,那样的情况下,我不能把你留在x国,去a国的话,你就是安全的,我也能放心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你要是遇到了危险,我怎么办”

  段炎昊被白瑶瑶质问的无言以对,“当时只是想让你好好好的,别的都没多想。”

  白瑶瑶想生气,看着段炎昊憔悴消瘦的样子,又不忍心生气。

  只能捶打着他的胸前,“你下次不准这样,无论去哪都要带着我,哪怕死,我也要跟你一起。”

  这句话,是白瑶瑶的心里话,很随意的说了出来,但却给段炎昊很大的冲击,让他心里轻颤,身体也跟着一震。

  白瑶瑶是真的要跟他共死的,他相信,毫不质疑。

  若非如此,她一个女子,怎会冒着这样的生命危险来找他。

 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,需要多大的魄力。

  段家是以前军阀出身,那时候的祖爷爷,娶的姨娘一个又一个,平日说爱,对祖爷爷那个好,可是在战争在危险的时候,她们一个个跑的比谁都快,卷着金银珠宝,连夜离开了。

  她们跟随祖爷爷,在部队在马场,都训练出了一身作战的能力,在战争的前一夜,她们有的还说要跟着去战场,可是真正需要她们的时候,她们一个个的将这身本领当成了逃跑的资本。

  所以他骨子里就觉得女子本该需要保护的,她们不是能跟你并肩的人,可以跟着你享福,不能跟着你吃苦。

 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例外,那就是池娇娇,池娇娇身上那种巾帼女子气概,让他钦佩和欣赏。

  她也是第一个能入的他眼的女子,所以对那段婚约,他没有反对。

  可是如今看来,白瑶瑶给了他更大的惊喜,他冷硬的眼眸中闪着琉璃醉人的光芒,震惊中,却也带着心疼。

  “瑶瑶,我何其有幸,遇到了你。”

  段炎昊跳跃太快,白瑶瑶一时半会跟不上来,“炎昊,你怎么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,下次一定要带着我,可不能撇下我,你不知道我在落崖的时候,唯一的遗憾就是,临死前不能见你。”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瑶瑶,下次我一定带着你。”

  “对呀,你带着我,我还可以帮你打仗,我们并肩作战,我也不用整天疑神疑鬼的,不用整天担心害怕,我就连睡觉都睡不安稳,老是担心你好不好。”

  段炎昊听着,心里揪心揪肺,这是他要呵护的女子呀,最后却跟着他吃苦,“瑶瑶,是我不好。”

  “不是你的错,是战争的错,这一次,我们出去了,我就要陪你将南方军彻底打败,我们一统x国。”白瑶瑶的话带着一股霸气,虽然此时她带伤,却有一股让人惊艳的气度和风华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