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他都觉得她的眼泪很重很重,重的他心都无法呼吸。

  段炎昊抱着白瑶瑶的手微颤了下,想推开白瑶瑶,想为她擦去眼泪,但是白瑶瑶抱他也抱的很紧,不允许他推开她。

  白瑶瑶哭了好久,压抑的小声哭泣着,直到自己的情绪稳了下来,她连忙用手背将眼泪擦去,不让段炎昊看到她的泪光。

  须臾,白瑶瑶自己从段炎昊怀里退开,眨着清魅却红肿的眼睛问道:“炎昊,这里是哪里我只记得自己掉下悬崖的时候,别的都不记得了,还有你怎么也在这里我们这是在哪里”

  段炎昊低头轻轻怜惜的吻了吻白瑶瑶的眼睛,将她眼角还残留的泪光吻去,那样的小心那样的珍惜。

  一举一动都能让人感觉她就是他心中的宝。

  段炎昊捧住白瑶瑶的头,使劲的吻着她的额头和发丝,神色间都有一种失而复得的紧张感。

  看着白瑶瑶神色间的疑惑,段炎昊开始解释,“我是在突围的时候,自己跳下来的,我是北方军少帅,宁死也不能落入敌人手中,也是上了这处山峰,我探查到下面是河水,如今开春了,应该也不冷,如果我跳下来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,如果落入敌人手中,就是俘虏,我不想死,但是我也不能做俘虏,成为敌人要挟北方军的人质,所以我自己跳了下来敌人不放心,到这下面寻找,这里是南方军的地牌,我也不能混入市民中,还好这里有山洞,我暂时躲避在这里,刚过了一上午,我正在想办法怎么离开,怎么联络部队,没想到却发现了你”

  根据段炎昊的叙述,白瑶瑶才知道,自己掉入河水中,跟着河水冲刷进入这个山洞里,怪不得她一醒来就听到山洞里面有潺潺水流的声音。

  后来她的伤势也都是他给处理的。

  现在是下午时分了,也就是说从她清晨来南方到现在,也快一天了。

  “炎昊,真好,我看到了你,我也没死,我们一定要好好在一起。”

  说着,白瑶瑶忍不住又要落泪,段炎昊用手轻轻的给她抹去,“瑶瑶,不哭,不哭。”

  白瑶瑶听着他跟哄小孩一样,推开她的手,笑了,“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呢”

  她以前实在是想象不出,堂堂少帅,也会有这样幼稚的时候。

  她还是习惯他帅酷的时候。

  两人也都将各自的经历说了出来,说完后,都为对方惊险后怕,最后又紧紧抱在一起,体会这种活着的感觉。

  “炎昊,你再不能这么吓我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,下次不会了。”

  白瑶瑶突然意识到什么,一把推开段炎昊,“不对,从去年快过年的时候,你就知道会发生战争,故意让我离开,是不是”

  看着白瑶瑶严肃的神色,段炎昊只能沉默以对。

  “你回答我呀”

  段炎昊点了点头。

  白瑶瑶幽怨的看着他,生气的不想搭理他,“你说过不会撇下我,结果却骗我,让我回a国去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