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随着白瑶瑶话落,她手中的匕首也砍断了绳索,整个人朝着下方而去。

  重力往下坠,白瑶瑶觉得脸都被风刮的生疼生疼,手臂的枪伤也疼的厉害,可是她觉得很安详。

  她不怕死,这一刻,她想起了过往的二十多年,很多回忆很多影像从她脑海里闪过,呼啸着而过。

  最后留在她脑海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像,那就是段炎昊。

  虽然有遗憾,虽然还没找到他,没再见他一面,不过能在这一年里,被他照顾爱护着,她也知足了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瑶瑶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发现这里特别的陌生,周围都是石头,像是一处石洞里。

  她一动,便头疼欲裂,她狠狠摇了摇头,不断的咳嗽,一咳嗽,觉的五脏肺腑都出来了。

  她清醒过来,想起落崖前的情形,脸色一变,再看自己的手臂,子弹似乎被取出来了,伤口也被包扎好了。

  她开始冷静理智起来,开始分析这里是哪里,还是谁救了她

  就在她恍惚的时候,洞内的光芒被一个阴影遮住了,白瑶瑶抬头一看,心一窒,瞳孔收缩,全身一颤继而一僵。

  她嘴唇哆嗦着,想说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瑶瑶,你醒了,太好了。”

  段炎昊手中的野菜和野鸡掉落在地,他跨步上来,一把将白瑶瑶抱在怀里。

  段炎昊抱的很紧很紧,恨不能将白瑶瑶揉进骨血。

  白瑶瑶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,她用一只还好的手不断拍着段炎昊的后背,内心激动不已,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在落下悬崖那一刹那,她最想见到的是段炎昊,脑海里唯一想念的也是段炎昊。

  可是没想到,她还活着,醒来竟然看到了他。

  “瑶瑶,瑶瑶”段炎昊不断叫着白瑶瑶的名字,他的眼神中情海翻沉,喉咙刺痛,声音似乎带着刻骨的情意。

  以前不觉得这种感情有多深,可是在他突围的时候,生死一线间,他才明白,自己对白瑶瑶的感情已经很深了。

  人的感情或许只有在那时候才能彻底激发出来。

  在那样的生死搏斗间,激战的时候,他拼命也要带着血狼军突围出来,因为他不想死,不想撇下白瑶瑶。

  不想让她难过。

  那时候他就想,瑶瑶那样脆弱的心,其实已经经不起折腾了,他怕自己没了,她会抗不过来。

  他也怕,将她一个人扔在世间,让她孤零零的,再没有家,他当时就想,他要活着,一定要活着,活着给白瑶瑶幸福。

  白瑶瑶一便便听着段炎昊的叫声,那样刻骨柔暖的声音,早已经在她心里了,挥之不去。

  只是一会,白瑶瑶便已泪流满面,靠在段炎昊的身上,使劲的吸着属于他的气息,喉咙呜咽着,内心激动着。

  “瑶瑶,我在,我一直都在,我舍不得扔下你,见到了你真好。”说着的时候,段炎昊感觉到肩膀后背的湿润,知道她哭了,这种泪水如火焰般灼烧着他,灼的他全身发疼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