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白瑶瑶眼眶都快出泪了,这一路找来,看到鲜血遍体,死伤惨重,她心里害怕又沉痛,可是信号没有,线索中断,真的就如同大海捞针。

  妇人给白瑶瑶提供的线索,真的差点让白瑶瑶眼泪都夺眶而出。

  紧接着,白瑶瑶便带着她们这一队十多个人往后山而去。

  这里树木秘籍,刚下过雨,还容易造成泥石流滑坡,山上也很不安全。

  但是白瑶瑶却一步一个脚印,坚持到后山找。

  她也不敢大喊大叫,生怕引来南方军的注意。

  天空依然有作战飞机的声音,街道依然有南方军巡逻之声。

  只是在白瑶瑶离开没多久,那家妇人家里便进了一群南方士兵

  在后山寻找过程中,白瑶瑶全部靠的是直觉,靠的是自己的第六感,很虚很不真实,但也是她唯一能倚仗的。

  她记得,以前在军队里训练的时候,段炎昊也会带她去后山,不是抓野兔,就是带她进行野外训练,要不就是带她上山玩

  如今想来,那些记忆那样的清晰,清晰到让她觉得心里很痛。

  明明难过的要死,她却不得不忍着,不能哭,也不能难过,她告诉自己,段炎昊一定活着。

  记得,段炎昊说过,山野丛林中,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  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,也不知道滚落了多少次,不是被蛇咬,就是被虫子咬

  跌跌撞撞的,她仔细的寻找,怎么都不肯放弃。

  实在是想哭了,她就抬头看天空,告诉自己,没什么好怕的,若是他出事,她替他报仇,报完仇后,她也跟着他一起去。

  反正她白瑶瑶也就在段炎昊身上体会到真正的爱情,体会到被人呵护的感觉,也是他说给她一个家。

  他是唯一一个让她感觉到温暖有安全感的人。

  哪怕为了这个,她陪他一起去,也没什么的,反正她也孤零零的一个人,如浮萍一般。

  呸呸,段炎昊一定活着,活着,她不能胡思乱想。

  按照记忆里,段炎昊告诉她的路线和方向,她就照着这个思路走,果然在一处山坡崖上,找到了一块破布,上面沾着鲜血。

  白瑶瑶拿起来一闻,挨个的碎破布闻,她眼中瞬间露出惊喜的光芒,真的是他的气息,哪怕很浅很浅,被血腥覆盖了,她也能闻出来。

  白瑶瑶差点喜极而泣。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山林里传来冲锋枪的射击声。

  “白姐,不好了,南方军进山了,从这里往下看,人数似乎不少”

  “白姐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”

  “是呀,白姐,我们十多个人,这样冲击出去也没法,如果在山林里作战,我们的武器装备也少,根本就抗不了多久。”

  “要我说,临死拉他们垫背的,也没什么,老娘不怕死。”

  “做军人,我们都不怕死,但是不能冒然去死,这是愚蠢的行为,我们要想个完全的办法。”

  “能有什么办法,后面是山峰悬崖,这下面就是南方军,就算是我们一直躲在山里,也会饿死累死,不过死也要杀几个敌人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