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“阿雪,你是不是不舒服,我马上叫医生过来。”说着,谢黎墨要去打电话。

  云碧雪摇头,“我真的没事,孕吐很正常,现在好点了。”

  谢黎墨想起来,医生嘱咐过,孕妇心情好,没压力,身体状态就会好。

  “都怪我,让你心情不好了。”

  “说什么话呢,正常反应,不要自责。”

  “我抱你回去休息,也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。”

  谢黎墨将云别打起横抱往卧室走的时候,云碧雪看到了电视,立马道:“快,快放我到沙发上,我要看新闻。”

  谢黎墨神色一滞,明白云碧雪是要看关于x国的新闻。

  他哄着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,我告诉你,听话,先回去休息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的神色,就觉得他越不让自己看,就越有问题。

  冷不丁的想到什么事情,她开始担心起来,担心白瑶瑶,生怕白瑶瑶出什么事情。

  “黎墨,我刚刚看新闻,说x国开始混乱起来了,到底怎么回事瑶瑶就在x国,会不会有危险而且她还是军人呀我不放心,我要给她打电话”

  云碧雪一直不断的说着,语气里透着对白瑶瑶的担心。

  谢黎墨理解她们这种闺蜜情,也知道在云碧雪过去苍白的人生里,白瑶瑶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放在卧室的床上,开始诱哄道:“好了,新闻你也相信现在x国还安安全全的呢,瑶瑶给你写的信,你不是前两天才看了吗而且国际新闻都不准,国际上还报道我们a国,今日不是这轰炸就是你轰炸的,我们依然平和的生活着,不是吗”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的眼神,绝艳中透着琉璃醉人的光波,那里面仿佛敛尽天地的风华,带着极致的诱惑,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他的话。

  看着云碧雪怔怔的神色,谢黎墨勾唇,带着蛊惑的芬芳,“好看吗”

  云碧雪条件反射的点头,当意识到什么的时候,她赶忙撇开脸,咕哝道:“才不好看。”

  谢黎墨轻笑出声,胸膛一震一震的,云碧雪将身子往床里面一靠,捂着头,不说话,不过嘴角微扬的弧度也说明了她心情好了起来。

  e国

  春风吹,柳叶飘,处处都透着初春的气息。

  西容子烨自从去年腊月三十回来后,整个人便更加沉默寡言了。

  他住院了一个多月,对外却封锁了消息,无人知道总统住院,百姓们觉得只要安居乐业,生活富足平和便可。

  对于总统的关注度也逐渐下降。

  自从那次去年在a国,那一次白瑶瑶去医院见了他,什么都跟他说清楚了后,便跟他告别了。

  再之后他就转回e国,可是心却留在了a国,他只觉得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了。

  贴身照顾总统的侍从知道,总统睡梦中总是会叫一个女人的名字,那个女人就是瑶瑶。

  醒来后,总统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,照常吃饭睡觉,看新闻,管理国家大事,但是整个人却仿佛抽走了灵魂,没了感情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