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这句话带着幽冷的气息,很是严肃。

  云碧雪全身一颤,继而身体也跟着僵硬起来,她怔怔抬头看向谢黎墨。

 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用这样重的语气说话,她一时间接受不太了,心里嘶的开始泛疼起来。

  “黎墨”云碧雪张了张嘴,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,他说不再理她了

  这句话,让云碧雪心里酸酸的,泛着疼,哪怕是因为她下午出门,没跟他说实话,他也不该这样对她说话呀

  一股委屈的感觉涌上心头,云碧雪知道自己不能娇气,可是女人有时候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  因为太过在意,所以对方的一句话,都能让她心里疼。

  她觉得眼睛也酸酸的,她使劲忍着,才没让眼泪出来。

  她怔怔的后退了几步,转过了身子。

  谢黎墨说了重话后,看着云碧雪的反应,也有些后悔。

  可是他心里翻滚着汹涌的怒火,这股火气也没法发出来,他也是控制不住才说了重话。

  天知道,他回家的时候,没看到云碧雪,他有多害怕。

  到处找她也没找到,她手机还没带,这股火气便涌上心头,没法控制了。

  云碧雪转过身子,也没见谢黎墨说句软话,她深深的呼吸了几下,将内心那种酸涩和委屈压下去。

  缓缓开口道:“我今天下午去找黄王殿下了,我是想让他回到皇室中去,进入政坛,和康王相对立,彻底查走私军火一事,只是说了几句话后,黄王殿下不太同意,我便回来了。”

  说完,云碧雪直接朝卧室走去了,再没跟谢黎墨说一句话。

  谢黎墨听到云碧雪说了实话,心也软了下来,想到刚刚那句重话,也有些后悔。

  谢黎墨揉了揉眉心,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无论是怒火还是说话都有些不受自己控制。

  他坐在沙发上,两只手托着头,闭着眼睛,叹息沉思,纠结

  虽然云碧雪只是解释了几句,但他了解自己的夫人,若非为了他,她也不会去求人。

  思忖了一会,他便明白,是桂县的事情让她后怕了,她也是怕这次的事情,让康王查出来,会再次对他不利,甚至是会对他下杀手。

  所以她才去求黄王的吧

  这还是他误导她的,他曾经说过,若是有人能和康王对立,那个人就是黄王。

  想着想着,谢黎墨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头上,自责又内疚,更多的是心疼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两人一个在卧室,一个在客厅,谁也没去主动搭理谁。

  天色渐渐黑了起来,突然门开的声音,云碧雪匆忙跑进了洗手间,然后将洗手间的门关上了。

  谢黎墨听到门开的声音,本来惊喜的要站起来,但是紧接着,他便看到洗手间的门关上了,自始至终,他只看到了自己夫人的一个剪影。

  云碧雪靠在洗手间的盆上,不断的干呕。

  就算是呕吐的厉害,她也控制自己,不让自己发出声来,哪怕他对她说重话,她也不想让他担心。

  谢黎墨似想到什么,脸色直接就变了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