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管家摇头,“殿下,您没有错。”

  夏君炎黎叹道:“阿伯,其实我自己突然觉得自己错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殿下做任何事情都是人之常情,殿下不是圣人,做不来圣人的事情,殿下已经很好了。”别人不知道殿下的苦,他是知道的。

  夏君子浩不懂大人的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父亲,希望告诉爸爸,他一直陪着他。

  抱了抱浩儿,夏君炎黎将情绪控制了下,然后叫来属下,“你带着浩儿去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是”

  管家看着殿下,觉得他周围萦绕着一股悲伤。

  这种悲伤的情绪,他也只在六年前见殿下有过。

  “殿下,不必多思,老奴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  “阿伯,这么多年,还好你一直在我身边。”

  “殿下是老奴看着长大的,以前希望看着殿下娶妻生子,如今就想看着殿下开开心心的就好。”

  夏君炎黎身子一怔,“娶妻生子吗”自从身边有了浩儿,他再没这样的想法,就想着好好抚养浩儿长大。

  或许今日云碧雪来找他,也不是偶然,或许真到了他该出去的时候了。

  那次他见弟弟康王,忽略了浩儿,半夜在谢黎墨那里找到,他也知道浩儿为什么不见,为什么哭。

  那时候,他才隐隐开始怀疑自己,是不是自己做错了。

  只是人都有一种共性,那就是明明知道自己可能错了,也不愿意别人说出来,他也是有尊严的呀

  云碧雪回到家的时候,也是半下午。

  她并没担心,因为谢黎墨从中午吃完饭就走了,还告诉她说晚上会回来晚点。

  在门口下了车,云碧雪让云冬开车去了地下车库停车,她自己从大门走进去。

  当打开门时,她看到门前只有她一双脱靴,愣了下,抬头一看,就见大厅的窗边站着一个优雅清贵的身影。

  在斑驳的阳光下,是那样的绝艳倾城,只是一个背影,差点就让她看呆了。

  她似乎很久很久,没有见他的背影,因为每一次,他都是迈步朝她走来,迎着光,含着笑,给她温暖。

  云碧雪看着看着,都有一种虚幻的感觉,这样美好的谢先生,真的是她的丈夫

  谢黎墨手中拿着一杯红酒,优雅的转身,莲步轻动,道:“回来了”

  清冷的三个字,带着微扬的语调,一下子让云碧雪回神,她暗中吐了吐舌头,坏了,他怎么回来这么早

  要让他知道自己出去做什么,他非生气不可,而且她还没跟他汇报。

  云碧雪心跳加速,穿拖鞋的手也因为紧张微微一抖,差点都套不进鞋子里。

  还是谢黎墨优雅的走了过来,将酒杯一口喝完,放在一边,然后蹲下身子,给云碧雪轻轻的将拖鞋穿好。

  虽然他的动作还是那样的轻柔,但是脸色不好,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冷气。

  云碧雪知道,他是生气了。

  谢黎墨给她穿好拖鞋,就径自朝里面走去了,一句话也没跟云碧雪说。

  云碧雪将包往旁边一放,也没来得及脱外套,赶快朝谢黎墨跑过去,小心道:“黎墨,你别生气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