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什么呢,这么入神?”磁性动人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,一股淡淡清香也萦绕在鼻尖,带着蛊惑人心的气焰。

  她这才发现,和谢黎墨靠的如此近,他整个身子都倾了过来。

  近距离看到他这张绝艳倾魅的容颜,云碧雪只觉得心脏受不了,怦怦的乱跳,“你……”

  “好了,上车都不知道系安全带。”给云碧雪将安全带系好,谢黎墨然后把自己的系好这才专注开车。

  云碧雪暗中轻轻吐了一口气,原来他是给自己系安全带,不过经过刚刚的一幕,她现在觉得这个车里的空间有些小,鼻尖一直都是他的气息,那样强烈的气息,让她无法忽略。

  云碧雪看着正在专注开车的某人,然后悄悄的将窗户打开了一点,冷风吹进来,带起的阵阵寒气,撩动着她的发丝,让自己感受着冷风,似乎脑海一下子清醒理智了。

  只要领了结婚证,她就可以将母亲留给自己的那套别墅卖掉,然后就可以给爷爷动手术了,手术前期六十万,手术后可能会昏睡几天,每一天的花销也是上万多。

  闭上眼睛,云碧雪的脑海里开始闪过无数人的身影,或喜或怒,或指责或冷漠……

  想起苏冷寒,她才恍然清醒,原来他们认识一年,恋爱两年,却也从未真正意义上牵过手。

  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,这就是她过去软弱的人生,从今以后,她决定强大起来,接手可以接手的一切。

  想到这里,云碧雪睁开眼睛时,目光变得锐利冷彻。

  谢黎墨一直开着车,半晌后,按了自动关窗按钮,只给云碧雪旁边的窗户留了一点缝隙,“天冷,我可不想自己的夫人领证第一天就感冒。”

  云碧雪心里一暖,感动他的细心呵护,或许从来没享受过别人对她好,所以对这样的细心照顾格外珍惜和感恩。

  不一会,车来到了民政局,今日民政局的人不多,两人一会便拿了两个红红的大本出来。

  摸着手中红红的结婚证,云碧雪心里波涛起伏,这一刻她还觉得有些虚幻,她有些轻柔而珍贵的拿着,仿佛拖的是极为生命里重要的东西。

  云碧雪打开结婚证,里面是她和谢黎墨的合照,下面写的是他们的名字,一时间眼中有盈盈亮光闪动。

  “谢少,谢谢你。”

  谢黎墨自然也看到了云碧雪眼中那点点泪光,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轻柔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,“真是个傻姑娘,谢夫人,以后称呼自己的丈夫是不能叫谢少的。”

  云碧雪也觉得自己今日矫情了许多,“谢黎墨。”

  “黎墨!”谢黎墨纠正道。

  “那么黎墨,我们让人给我们和张影吧?在这民政局门口。”这样亲切的称呼从最里面叫出来后,便也不觉得别扭了。

  谢黎墨如画的眉心微微一蹙,似乎极为不喜欢照相,可看到他家夫人极为热衷,便也点了点头。

  “待会这样,我们都拿着这个结婚证,然后靠在一起,让路人帮我们照张。”云碧雪很高兴的指导谢黎墨怎么照相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