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说着,云碧雪双手紧握,放在自己腿上,刚刚说的是她的实话,她就是承受不住失去谢黎墨的一丁点可能。

  这次之所以无奈找上黄王殿下,也是怕康王对谢黎墨不利。

  她不希望谢黎墨再遇到危险。

  就算是有影卫,但危险总是防不胜防的,谁知道康王会如何出招。

  所以如果黄王出手的话,一切可能就不一样。

  夏君炎黎看向云碧雪,目光带着一丝复杂,道:“你和谢黎墨完全可以杀了康王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这句话,脸色倏然一变,“对不起,殿下,这个想法我有过,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做。”

  夏君炎黎目光一动,“为何”

  “我们不想因为康王出事,而让帝都混乱,a国混乱,一旦混乱,受伤最大的就是百姓,而且杀了康王,殿下您也是不同意的对吗”

  夏君炎黎哈哈一笑,“好聪明的谢夫人。”

  云碧雪淡淡道:“殿下过奖。”

  夏君炎黎收敛了笑意,喝了喝茶水,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。

  半晌后,就在空气中极为安宁平静的时候,夏君炎黎缓缓开口道:“谢夫人,你跟我认识的一个女子很像,无论是思想还是处事方式都很像。”

  “能跟殿下认识的女子相像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“谢夫人,在这里,其实你不必拘束,浩儿愿意亲近你,可能也是有原因的吧,那个女子其实就是浩儿的母亲。”

  云碧雪一愣,怔怔的看着夏君炎黎,没想到他会告诉她这个,不是说当年的事情很隐蔽,任何人都不敢在康王和黄王殿下面前提起吗

  怎么黄王殿下自己亲自说出来了怎么看起来,只是伤感,并没有多么伤痛

  难道黄王殿下和浩儿的母亲还有什么纠葛不成

  到底当年事情的真相如何,谁都猜不出来。

  夏君炎黎看着云碧雪震惊的表情,叹道:“传言终究是传言,谢夫人难道也相信外界传的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谣言止于智者,我内心有些猜测,不知道可不可以说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云碧雪咳嗽了一声,道:“黄王殿下退离政坛和皇室,是因为浩儿的母亲,因为情伤,是吗”说完,云碧雪便一直紧锁着夏君炎黎的眼睛,想看出他的表情变化。

  这段密事很重要,或许可以改变现在皇室格局呢

  若是有黄王出山,便可压制康王,这样她也就不用担心康王对黎墨不利了。

  “谢夫人很好奇吗”

  “如果好奇害死猫,那我还是不好奇了。”云碧雪说的这句话倒是实话。

  夏君炎黎哈哈一笑,儒雅的神色仿佛带上了光芒。

  不远处的管家听到殿下的笑声,心中一震,倒是浩儿在旁边眨着清澈的眼睛道:“爸爸很久没这么笑了。”

  管家摸了摸浩儿的头发,殿下之所以一直沉默内敛,是因为殿下心中有放不开的结,还有对故人的允诺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。

  就在云碧雪收敛情绪的时候,夏君炎黎一字一句的道:“不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弟弟夏君炎汀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