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雪眼神中闪着坚定的光芒,上次谢黎墨的话,她一直都记在耳边。

  那时候她问谢黎墨,如果康王一定要维护袁家,该如何呢

  谢黎墨说,可以找跟康王对立的人出现。

  那时候她就开始寻思,谁可以跟康王对立,毋庸置疑,那就是黄王殿下。

  她找黄王殿下确实有私心,她就是不想让她家谢先生那么辛苦,就是想能帮他就帮他。

  夏君炎黎一直都沉默着,“谢夫人,浩儿很喜欢你,你以为这样,便能说动我”

  “黄王殿下,您是有孩子的人,明白,为人父母,为了孩子可以做到一切,浩儿是很好的孩子,我喜欢他,对他好,没有任何原因,我也是在最近才想到找您,说实话,上面所说的是大道理,私心里,我只是为了我爱的人和我还未出生的孩子,做点什么,哪怕让您为难,我还是想劝说您。”

  说完,云碧雪抬头坦然的看着夏君炎黎,目光很坦诚,内心的想法也能让人看的一目了然。

  夏君炎黎拿茶杯的手一颤,一滴茶水滴落在外面。

  他看着茶水,目光微滞,儒雅的气息变的有一丝忧伤,他喃喃道:“原来也是为了爱人和孩子。”

  那个女人也是为了她所爱的人和孩子,才求上他的。

  他还记得那时候,他问她,为什么秋求自己,她回答他,因为他正直,让人相信。

  呵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让她相信,但却应了她的所求。

  夏君炎黎再次抬头的时候,看着云碧雪道:“为什么,来找我,你该知道,我一定会拒绝你。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不,我认为总有一天,黄王殿下会走出来,会重新走进皇室和政坛,还帝都一片平和。”

  夏君炎黎儒雅一笑,“就这么肯定”

  云碧雪坚定的道:“是的,就这么肯定。”

  “为何相信我”

  “谢黎墨相信黄王殿下,而我也相信。”

  夏君炎黎将茶水递给云碧雪,道:“喝点茶水吧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
  云碧雪愣了下,她确实一直紧绷着神色,听到夏君炎黎的话,她微微放松自己,道:“民女希望殿下能够好好考虑,不瞒殿下,从黎墨来到帝都开始,康王便想拉拢他,可是我家谢先生很正直,他没有明确的站在康王一边,所以桂县之事发生后,他便被派了出去,也是那一次,我差点见不到他”

  说到这里,云碧雪情绪开始低落起来,每每想到那时候,她的心就跟着疼痛,她也增加珍惜和黎墨在一起的生活。

  夏君炎黎坐在对面,都能感受到云碧雪身上那股悲凉的气息。

  他插话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这次走私军火之事之所以被爆出,也跟谢黎墨有关,而你怕康王再次对你们不利”

  云碧雪点头道:“不瞒殿下,我确实担心,而我以有孩子,承受不住失去他的危险,他一旦有事,我可能会随他而去,所以我只能尽自己的努力保护好他,只要有完全的措施,谁都不愿意走那一步的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