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秦淮翎的话就跟扔了一个炸弹一样,炸的记者们都反应不过来。

  袁双蕊大怒道:“秦淮翎,你是故意的,大家不要相信他,他是故意陷害,他是想让我和他在一起,可是我跟慕白有婚约,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,所以他是故意的。”

  记者们面面相觑,不知该相信谁的,即使这样,这新闻分量也不低呀,播报出去,一定也会大火。

  这边,云碧雪趁着谢黎墨不在家的时候,装扮好自己,带上云冬,去见黄王殿下。

  当她来到黄王殿下的住宅时,守卫的人听到她的名声,赶忙将她迎接了进去。

  夏君子浩正在写作业,从窗户上看到云碧雪时,激动的赶快跑下去,“阿姨,阿姨,你来看我了”

  云碧雪快走几步,抱住浩儿,“浩儿真乖。”看到这孩子开心的样子,她也很是欣慰。

  旁边引路的中年男子道:“浩儿这孩子平日不太说话,都说这孩子太过成熟,但是看他和您相处的样子,才知道这孩子也是有童心的。”

  “浩儿很好。”

  禀报了黄王殿下后,那老伯便将浩儿带下去了。

  云碧雪亲自见黄王夏君炎黎。

  “谢夫人”

  云碧雪恭敬的对夏君炎黎行了个礼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黄王殿下,虽然您退出政坛,但是最近的走私军火事,想必您并不陌生,康王殿下利用权势,压下走私军火一案,对帝都对a国都极为不利,民女虽然力量很薄弱,但是民女依然请求黄王殿下主持公道。”

  夏君炎黎继续泡着茶水,看了一眼云碧雪,“谢夫人,你该知道,我曾说过不问政事,不参与政事,皇室也跟我无关。”

  “话虽然是如此,但是走私军火对整个a国都不利,难道殿下真的要看着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”

  “你一个女子,倒是固执。”

  “殿下,民女虽有私心,但也是从大局考虑,豪门屯下军火,长此以往,豪门将不可控制,一旦发生冲突,整个帝都将在这些军火中沦为废墟一片,从最早的时候,国家便禁止私人军火的出现,但是如今康王却维护压下这种事情,民女只是忧心如焚,希望黄王出面。”

  顿了顿,云碧雪继续道:“就算是黄王不为自己,也为浩儿考虑,还有千千万万的孩子,他们的成长需要一个宁静平和的环境,而不是暗潮汹涌,极为危险的一个环境”

  云碧雪的话铿锵有力,字字围绕着大局,让黄王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女子。

  夏君炎黎审视了下云碧雪,目光最后落在她的肚子上,让他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  曾经有一个女子,也是怀着孕,并不明显的时候,找上了他。

  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,铿锵有力的劝说他,想说动他。

  那时候,他不愿答应,她便一直坐在那,最后甚至给他跪下,求他。

  夏君炎黎内心幽叹,如今已经有五六年了吧,时间太久,他记不清太多事情,但却记得那一天的雨夜,她就跪在这里相求,而那个女子也是浩儿的亲生母亲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