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雪知道,难为他了,也知道她家谢先生正数着日子,想着等三个月过后。

  在谢黎墨的计划中,秦淮翎就是对付袁家最有利的武器。

  谢黎墨淡定从容的看戏,不紧不慢,也不着急,每日除了安排谢五、谢六一些事情,就是专门陪着云碧雪。

  因为他光明正大休的陪产假,国务部也不会来找他上班,所以谢黎墨其实还是很悠闲的。

  他觉得每日陪伴自己的夫人才是最重要的大事。

  就在所有人以为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。

  很多媒体新闻暗中接到消息,说今日在袁家大门外,会有一场重要的新闻报道。

 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,但有几个媒体记者觉的,甭管是真是假,去蹲点就对了。

  而今天,也是袁家新任继承人袁双蕊见下属的日子。

  她刚出门,就见到门口处坐着轮椅的秦淮翎。

  袁双蕊吓的大惊失色,还以为见鬼了。

  她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人,然后愤怒质问道:“秦淮翎,你要做什么”

  秦淮翎用阴冷的目光看着袁双蕊,阴翳的一笑,“我不做什么,我这双腿是你害的,还有胳膊上的枪伤,胸口的枪伤也是你干的,所以来会会你。”

  “秦淮翎,你知道我的为人,我怎么会害你。”

  “双蕊,你可以不承认,但是我有证据呀我来就是要给你证据的。”

  “你,你到底想怎么样”

  “你想杀我,我自然要对付你,包括你的袁家。”这句话是秦淮翎用口型说的。

  袁双蕊踉跄的后退了一步,脸色发青,“你是疯子,来人,将他给我提出去,我们袁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。”

  就在袁双蕊发话的时候,十多个记者跑了上来,开始拍照拍摄,让袁双蕊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“袁小姐,请问这是怎么回事”

  “袁小姐,听说您年少时和秦少有一段情,为何对他向仇人一样。”

  “袁小姐”

  面对记者的发问,袁双蕊已经烦不胜烦了,她摆了摆手道:“对不起,都让开,我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  秦淮翎却悠然开口道:“大家想知道,可以问我。”

  十多个记者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秦淮翎,愣了下,然后将话筒对准他,开始问。

  秦淮翎要开口,袁双蕊却愤怒的道:“秦淮翎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  秦淮翎耸了耸肩,“袁小姐,我还没说什么呢,你这么害怕紧张,难道是心里发虚”

  袁双蕊脸色憋的很难看,心脏怦怦的乱跳,她看着秦淮翎时,都带着疯狂的狠意。

  秦淮翎还平静道:“袁小姐刚刚不是说很忙吗你继续去忙,我说我的。”

  袁双蕊气的差点一头栽在地上,她的脸色非常非常难看,看样子也是憋的不轻,胸膛不断的起伏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  秦淮翎缓缓对记者们道:“你们看到的很不错,我秦家和袁家有仇,袁小姐当年故意接近我,好杀了我,让秦家成为袁家的附属家族,如今我来到帝都,她怕事情败露,便再次安排人刺杀,你们看,这是枪口,这也是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