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袁双蕊触碰到韩慕白腹肌,再低头一看,眼睛都直了。

  因为袁家的地位,男模她也见过不少,但是有韩慕白这样完美身材的人,她还是第一次见,只觉得看着看着,都咽着口水,心更是怦怦的跳。

  她眼中也跟着闪过贪婪和阴翳的光芒。

  这一次,她也不用伪装了,内心是什么想法就直接表现出来。

  套房里,传来袁双蕊古怪得意的笑声。

  将韩慕白的上衣脱下后,袁双蕊又一个用力抽出韩慕白的腰带,开始脱他的裤子。

  她一个名门淑女,还真没做过这等事情,不过她明白,到了现在,她不能退缩,只能咬牙坚持。

  而且此时她的心里是贪婪的,是渴望的。

  她骨子里其实是放纵的,若不是碍于名声,若不是为了和韩家的联姻,她是不会隐忍自己的。

  或许袁双蕊太过着急,也或许是她的动作太粗暴,弄疼了韩慕白。

  眼看她就要继续脱裤子的时候,韩慕白突然睁开眼,眸光瞬间射出凛然锐利的寒光。

 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起身,一个用力抓住袁双蕊的手,翻身将她牢牢的压住固定住。

  袁双蕊吓的脸色都僵了,结结巴巴的反应不过来,“慕白,你你”

  她记得药量下的很足,为何他

  一时间,袁双蕊哆嗦着,连话也是说不清了,只觉得韩慕白一个用力,都能捏断她的手臂。

  韩慕白还有些不太清醒,眼前有些恍惚,但是经过的训练让他使劲摇头清醒过来。

  眼看还要继续沉睡过去,韩慕白看到床头的一把水果刀,拿了过来,朝自己手臂上扎了下。

  这下子疼痛和鲜血让韩慕白彻底清醒了过来,他看着身下不着寸缕的袁双蕊,再看自己此时半裸的样子。

  就算是再傻,也明白了什么情况。

  他眼中射出寒光,如寒冬腊月般,让人如坠冰窖。

  袁双蕊就觉得此时的韩慕白看着她,眼神仿佛在射刀子,这是她第一次在韩慕白眼中看到厌恶的光芒。

  不她接受不了,以前他都是温柔看她的,不该有这样厌恶的光芒。

  “慕白,你终于醒了,我我刚洗完澡,想照顾你休息,没想到没想到”饶是袁双蕊平日再有心机的人,在这突然的情况下,她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韩慕白嘲讽的一笑,“呵,照顾我,照顾到床上来我能晕过去也跟你有关吧”

  “不是的,慕白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袁双蕊越解释就越乱。

  这种情况,袁双蕊说任何话,韩慕白都是不相信的,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和猜测。

  想到差一点,他就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,这种感觉真是让他厌恶透顶,第一次,韩慕白露出毫不掩饰的烦躁和厌恶。

  “袁双蕊,你该知道,欺骗我算计我的后果。”韩慕白的声音冷如腊月寒冬,也再不是亲切的叫她双蕊,而是叫袁双蕊。

  “慕白,我没有,我没有”

  “别叫我慕白,我听着厌恶。”

  “慕白,我什么都没做,我只是照顾你休息,真的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