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绝艳的眸光一转,看向云碧雪,“你是怎么猜出来康王在幕后控制的”

  “这件事很好猜,以前只是怀疑,现在我敢肯定就是康王,你想想,豪门走私军火,虽然吕家被惩治甚至是被抄家,算是平息众怒,可是袁家还好好的,按照常理来说,不该查袁家吗但是没有,只有皇家才有这样的权利一概而过,而皇家中现在掌权的人又是康王,所以说,走私军火这件事,很可能是康王殿下默许的。”

  谢黎墨赞赏的看着云碧雪道:“不错,分析的很好。”

  云碧雪看向谢黎墨,严肃的道:“即使是这样,哪怕有康王殿下在后面撑腰,袁家也必须要灭。”

  谢黎墨颔首,“我们既然选择抱住秦淮翎,那么袁家自然要灭,地道马上就打通了,军火运送进去,一旦被找出证据,袁家也逃不开,就算是康王想保住袁家,也扛不住民众的舆论浪潮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秦淮翎一直暗中养着伤口,本来他是打算亲自见韩慕白,曝光袁双蕊的行径,可是用谢黎墨的话说,这样太冒然,还是静观其变。

  但是韩慕白那里是一点消息都没有,哪怕拍下于广威用血写的书信,传给了韩慕白,他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让人看不出深浅。

  秦淮翎心中的仇恨很浓,心里也有些焦虑,还是谢黎墨一直将他这份焦虑给压了下来,告诉他欲速则不达,必须循序渐进。

  将袁家的地道打通后,皇逸泽运送的军火也悄然到了帝都,谢黎墨赶快连夜让人将这些军火装备送进袁家。

  然后见地道堵死,在让安插在袁家内部的谢氏影卫拍几张照片。

  此时的袁双蕊并不知道这一切事情,最近,她脑子里想的全是关于韩慕白的事情。

  最近,韩慕白对她不冷不淡,不怎么找她,她便慌乱了起来。

  想起奶奶说的事情,可以用点女人的手段。

  袁双蕊派心腹去买那种药,她想用到韩慕白的身上,好生米煮成熟饭。

  弄到药后,袁双蕊整日看着药,就有些不安惶惑心里七上八下的跳着。

  虽然有些犹豫,但是袁双蕊知道,这件事必须做了,因为她摸不清韩慕白的心思,也耽搁不起。

  所以袁双蕊找了一个机会,约韩慕白在酒店见面。

  韩慕白并没拒绝袁双蕊的邀请,对于和袁家的联姻,他也没打算因为别的事情取消。

  他想继续观察。

  他韩慕白可以因为怀疑袁双蕊,而不让她当韩家主母。

  但是他韩慕白却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,那张血书写的书信照片,他看了,却不愿意按照对方的心思去做。

  所以他迟迟未有表示。

  对他来说,若是袁双蕊表现的一直都很好,韩家和袁家的联姻还会继续的。

  到了酒店

  袁双蕊轻柔含笑的迎接韩慕白,跟平日一样,嘘寒问暖,却不让人讨厌,表现出完美名媛的气质。

  两人聊着家常,聊的还算不错后,袁双蕊才开口问道:“慕白,过完年,我也就二十三岁了,我们什么时候结婚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