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雪对谢黎墨撇了撇嘴,无声的道:“你跟孩子还计较呢”

  谢黎墨扣住她的后脑勺,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。

  云碧雪不敢乱挣扎,也不敢乱动,生怕把浩儿吵醒,让孩子看到少儿不宜的事情。

  待一吻毕,云碧雪嗔怪的看着谢黎墨,眼神带着一丝幽怨。

  这样的眼神魅惑动人,如勾魂般,谢黎墨心神荡了荡,还是忍耐着将视线移开,他怕自己在不移开,会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他问了医生,他还需要再忍两个月,真是折磨人。

  虽然他在这方面比较淡漠,也能控制自己,但是一遇到云碧雪,所有的自制力都会变弱。

  浩儿入睡的时候,习惯了云碧雪哼着小曲拍打着的频率,此时停顿了下来,他睡的也有些浅,或许这孩子心里很没安全感,一会也醒了过来。

  他用小手揉了揉眼睛,看到云碧雪还在身边,高兴道:“阿姨,我一醒来就看到你真好,这几天我做梦梦到阿姨,醒来就没有阿姨。”

  听着这句话,云碧雪心里一沉,有些心疼浩儿,孩子其实还是需要母亲的。

  中午陪着浩儿吃完饭,便有人来接他离开。

  浩儿也很懂事的跟云碧雪挥了挥小手道:“阿姨,你有小妹妹了,要多睡觉,我不能待的时间长,我以后还会来看阿姨的。”

  “浩儿乖,阿姨会想你的。”

  “我也想阿姨。”

  待夏君子浩依依不舍的离开后,谢黎墨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。

  云碧雪主动抱住他的脖子,“你怎么还跟个孩子生气吃醋”

  谢黎墨低头吻了吻云碧雪的唇瓣,淡声道:“我在想,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,天天霸占着你,属于我的时间就少了。”

  云碧雪觉得这时候,男人也是要哄的,她温婉的道:“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第一位。”

  听到这句似保证的话,谢黎墨的脸色才好了许多。

  似想到什么,云碧雪神色一动,道:“黎墨,你不觉得浩儿这孩子一直粘我吗”

  “你才看出来”

  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这孩子挺缺母爱的,她母亲真的没了”

  谢黎墨深思了下,沉声道:“不好说,她母亲或许活着,也或许真没了,传言是没了。”

  “其实黄王殿下完全可以再找一个,给浩儿完整的家庭,完整的父爱母爱,这样孩子才能健康成长。”

  谢黎墨叹道:“阿雪,你要知道,爱情是不能勉强的。”

  云碧雪想了想也是,若是谢黎墨怎么了,她就无法再爱上别人。

  “这个黄王殿下也是个痴情种,一般痴情的人品性应该是好的,若是皇室由他掌管,应该不会这样混乱。”

  谢黎墨淡声解释道:“但是黄王已经公开说明,从皇室隐退,不过问政事。”

  “我觉得他这是逃避,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他和康王殿下一定是有误会在里面,这次军火走私的事情,我看了新闻,应该就是康王在幕后控制。”云碧雪话语里透着对康王殿下的不满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