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丁广威鼻涕眼泪的都混在一起,他现在后悔死了。

  终于想起谢少和云碧雪是哪号人物了。

  他隐隐听说过,云碧雪这个女人不能惹,警局有个女警察,对女人关注比较多,说是云碧雪这个女人很厉害,是个了不起的,背后势力可能比较大。

  还说姜小姐就是栽在云碧雪手里,也说,吕小姐被逐出家门也是跟云碧雪有关。

  大闹吕家,还让吕家家主没办法的也是云碧雪。

  还听说,她一手鞭子使用的出神入化,就是个女侠女强人。

  当时那女警还很崇拜这个云碧雪。

  他当时听了不以为然,更是嗤之以鼻,没想到呀,没想到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,他就多听听,多打听一下,也不至于得罪不该得罪的人。

  原来传言不是传言,云碧雪和谢黎墨真的挺恐怖的。

  最后他在某影卫的威胁下,颤颤巍巍的写了血书,上面详细的写下他成为袁家的棋子,专为袁家办事的来龙去脉。

  上面仔细强调了一切都是袁家袁小姐指挥的,让他务必利用职权不让秦淮翎活下去。

  谢十八拿着这封丁广威写的血书,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才离开。

  留下丁广威一个人坐在地上,哭着后悔。

  谢十八回头就将这封血书交给了谢少。

  谢黎墨仔细看了看,没什么问题,找谢六,让他交到媒体手上,然后再拍一张照片匿名发给韩慕白。

  相信这样一来,袁家也会跟着乱的,乱了才好浑水摸鱼,才方便地道的挖掘,方便将军火转移到袁家。

  谢黎墨想到一件事,神色微凝,他看了眼病床上入睡的云碧雪,悄然来到走廊上,找到一个安全死角,开始跟皇逸泽通电话。

  谢黎墨直接开门见山的道:“皇逸泽,我找你有事。”

  “说吧”如今,对皇逸泽来说,他以后娶了碧露,就要跟碧露一起叫谢黎墨姐夫,对于未来的姐夫,他是要给几分面子的。

  可以说,此时谢黎墨提任何要求,皇逸泽都会为了这位未来的家人而做到。

  “我需要一批军火,最好是走私的军火,世面上不流通的。”

  皇逸泽神色一变,邪魅的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“谢黎墨,你要这个做什么你可知道,在a国不是其他国家,一旦出现走私的军火,那就是重罪。”

  谢黎墨对着手机压低声音道:“我需要这批军火,是要灭帝都的几个豪门。”

  一听这句话,皇逸泽便明白过来,聪明人之间不需多说什么,他直接开口道:“好,什么时候要”

  “一天后,秘密运送过来,不能出任何闪失。”

  “好,黑龙党办事,你该放心。”

  跟皇逸泽通完电话,谢黎墨一个心事便了了,有皇逸泽帮忙,事情能好办一些。

  谢黎墨回到病房的时候,走到床前,给她掖了掖被子,轻声自言自语的道:“阿雪,即使你什么都不做,也是帮了我很大的忙。”

  谢黎墨没想到,云碧雪的妹妹就给他拉了一个黑龙党做后盾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