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起身接过云碧雪手中的碗筷,温声道:“你别累着自己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不能动弹,医生都说了,活动活动,对我和宝宝都好。”

  谢黎墨此时意识到一个问题,他倾城的脸上泛起忧色,“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饭”

  云碧雪道:“吃了,你睡着后,我自己起床去医院食堂吃的,我不是小孩子,会照顾自己的,以后我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,你也要让自己轻松点。”

  谢黎墨对云碧雪勾了勾手,让她靠近点,然后吻上了她的唇瓣,沉醉的撬开她的唇齿,呼吸她的呼吸,品尝她的芬芳。

  须臾,他才放开云碧雪,道:“照顾你,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。”

  天知道,昨晚她肚子疼的时候,他吓的差点掉了魂,这是他这些年来,第一次有的感觉,担心和后怕。

  他内心其实也是有些失笑,没遇到云碧雪之前,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,为了所爱的人,做任何事情都甘之如饴。

  爱情会让人有归属感,会让人心生甜蜜和温暖。

  以前,他的生活只是单调的灰白之色,自从遇到了云碧雪,他的人生才丰富多彩起来。

  所以他自己明白,他不能失去她。

  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消失”

  谢黎墨轻轻一笑,夹起一个混沌放在云碧雪嘴边道:“阿雪好看,你也吃一个。”

  云碧雪就着谢黎墨的手,将混沌吃下去。

  两人经历了凌晨的惊险,现在也放轻松了,你侬我侬起来。

  某处医院的丁广威眼看一整天都没医生护士搭理他,开始大吼大叫起来。

  将周围的病号都吸引了过去。

  有人认识丁广威,对照着手机看了下,疑惑道:“疑,这不是丁广威吗”

  “对呀,新闻上有呢,网页上也有,说是贪污受贿违反乱纪,还专门利用职权谋取私利。”

  “还有欺压百姓,半夜闯民宅,狂妄自大”

  “听说昨天他带着警局的几十人,闯了一个民宅,偷了很多古董,因为偷的过多,在院子里给人家打碎了”

  “还有这事”

  “你看,照片上都有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呀假不了”

  几个病号对着丁广威,开始讨论起来,他们几个是快出院的人,平日光在医院躺着,其实也挺无聊的,这下子有个丁广威,能供他们谈论起,也是一项娱乐。

  丁广威听着门口几人的话语,再听那不屑的语气,脸色铁青铁青,“你们胡说八道什么,胡说八道”

  “啧啧,网页上写的清清楚楚,这可不是我们再说,不信你自己看看新闻”

  “别把手机给他,这种人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来,离他远点。”

  “也是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还当了警局领头,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去的”

  “新闻也有后续,他的哥哥出来发话,说丁广威是自己买官的。”

  听着,丁广威哆嗦着,气的不轻,都不敢相信,他想骂出口,可是因为气的过度,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挣扎着就这样从床上掉在地上,也无人上去扶一下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