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闭了闭眼睛,将情绪控制好,他只允许自己那一瞬间的脆弱,他会继续做云碧雪的参天大树。

  谢黎墨拍了拍凌南辰的肩膀,“你回去吧,这里暂时不需要你,一晚上也折腾够了,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我跟医院都打过招呼,不容闪失,等云碧雪出来后,我再回去吧”

  谢五和凌南辰一直陪着谢黎墨在外面等着。

 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医生团队们才从急救室出来,对谢黎墨道:“没事,只是受了点惊吓,回去好好休养,不要再受惊了。”

  谢黎墨听着,才真正的松了口气,“多谢。”

  那主治医生有些受宠若惊,连连摇头,“不用谢。”

  医院vip病房里,云碧雪静静的安睡着,谢黎墨坐在旁边,握着她的手,一直看着她,似乎怎么都看不够。

  云碧雪今晚经受的这一切,谢黎墨将一切都归在袁家人身上。

  今夜所有参与此事的人,他都不会放过。

  他长久不出手,暗中的人还真以为谢氏的人是吃素的。

  他悄声对谢五安排道:“这次不必在乎后果,越大越好,就算是没法收拾,帝都暴乱,也无妨。”

  “是”

  谢五明白,少夫人就是谢少的弱点,就是他的肋骨,谁碰了这根肋骨,谁就要付出代价。

  第二天,关于军火走私的新闻越来越火爆,最后就算是皇室高层出面,也压不下去了。

  康王殿下府

  康王夏君炎汀听着下面的汇报,豁然起身,将书桌上的东西都推到地面上,“昨天的事情,你们今早才向我汇报”

  “请殿下息怒,是属下的失职。”

  康王夏君炎汀握着自己疼痛的头,看着网页上的新闻,眼皮直跳,去年走私军火的事情被他压了下去,没想到刚过完年没多久,这件事又被重新挑起了。

  而且还是毫无预兆的情况下,如今这样的新闻几乎家喻户晓了,他再压下去就说不过去了。

  这一次,挑起这件事的人,是逼着他们皇室以及官员做出惩罚措施。

  夏君炎汀仔细看着新闻,最后无力的一屁股坐下,闭了闭眼睛,使劲揉了揉头,光看看这些浏览量,还有上万的评论,他就头疼的厉害,头就跟炸了一样。

  这样的事情,完全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  “很好,很好”康王连连说了好几个好字,对他来说,这三十多年来,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  第一次他失控是因为未婚妻跟了自己的哥哥,这一次差点失控,就是因为他想压下走私军火的事情,却压不下去。

 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  他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夏君炎黎,他隐匿退出政坛,好歹有个儿子,可是他呢任劳任怨的,就为了那个最高的位置。

  呵呵,难道人天生就爱权势吗不,是因为他作为康王,却一无所有,出了爱权势,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  “殿下,现在该怎么办”

  “你还问我该怎么办自己就不能想,养你们这些人,都是废物吗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