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冷然道:“我说有关系便是有关系,我说吕家走私军火,那么吕家就必然走私军火,而根据我的猜测,吕家必然是参与其中的。”

  谢黎墨的话语很冷静,声音幽冷,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。

  凌南辰是了解自己的这位兄弟,只要是他说的,就是百分之百的可能。

  吕家这次就不用想着翻身了,军火走私一件事,就足够将吕家全部压垮的。

  谢黎墨之所以这么快第一个动吕家,就是因为吕素妍对云碧雪起了杀意。

  凌南辰还有一个疑惑,作为谢黎墨从小的好兄弟,他不得不多想,“我看新闻上还说袁家可能也参与此事了,袁家在帝都的地位不低,而且如今也跟韩家联姻,只是吕素妍的一句话不可能将袁家卷入里面,这件事你怎么看”

  谢黎墨承认道:“是我安排的,哪怕不能拉袁家下水,也要在压力下,让袁家被查,只要搜查令一出,我就能保证袁家被查出点什么来,再说,只是袁家和韩家只是定亲,若是韩家后悔了呢”

  说着,谢黎墨将目光放在秦淮翎身上。

  秦淮翎躺在榻上,会意的道:“我的事情,我可以亲自告诉韩少,至于他相不相信,就看他了。”

  谢黎墨眼中闪过一丝潋滟的波光,凝神对秦淮翎道:“你说的不错,自从上次你出现后,韩慕白就已经对袁双蕊起了疑心,从那时候开始,韩慕白就已经开始查袁双蕊了,袁双蕊之所以这样急着对你动手,也是有所察觉,想早点解决掉你,免的节外生枝,只是她准备充足,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。”

  秦淮翎悲凉的道:“我之所以能侥幸逃脱,也是因为我的腿好了,要是腿还跟以前一样,我绝对逃脱不了,谢少,我欠你两条命”

  之所以说是两条命,一个是腿,一个是这次死里逃生。

  谢黎墨淡淡道:“严重了,只要我想让你活着,你就好好活着。”

  秦淮翎目光坚定的道:“好”

  谢黎墨继续分析,“韩慕白对袁双蕊起疑心,今晚的事情,就算是袁双蕊动用一切办法抹去痕迹,但也没法再次对秦淮翎进行刺杀了,只要秦淮翎能见到韩慕白,将一切说出,韩慕白就不敢冒然和袁双蕊结婚,这个疑心一起,就会逐渐扩大,再加上袁家陷入军火走私的事情里,这一连串的事情,韩慕白就算是喜欢袁双蕊,也不可能娶她韩家和袁家的联姻就到此为止,袁家和韩家便会从中决裂。”

  说着,谢黎墨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,两边连着韩家和袁家。

  凌南辰和秦淮翎经过谢黎墨这样一分析,都惊了一下,脑海里也豁然开朗,觉得一切的事情,都在谢黎墨的计划中,有条不紊的进行,这就是一张很大的网,将他想网的人都网在了里面。

  吕家、袁家根本就逃脱不开。

  云碧雪目光露出崇拜和欣喜,在她眼中,她家谢先生就是这么厉害,他做什么,她都支持他。

  云碧雪握住谢黎墨的手道:“我是你坚强的后盾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