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就算是这样,也没把这十多个警察弄走,他们反而打电话调动了一个警局的半个警力,非要搜这幢别墅。

  不过这时候,秦淮翎的子弹被取出,伤口已经被包扎好,让十多个影卫带着他隐藏在别墅后山上。

  地面上的血迹也被擦拭干净,喷上了淡淡的花香香水。

  即使这样,也有可能瞒不住警犬的鼻子。

  在半个警力的压制下,外面的混乱也停了下来。

  咚咚的敲门声不断。

  云碧雪知道,只要不开门,不让对方搜别墅,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  谢黎墨心疼的看着云碧雪,让她今夜跟着忧思操心了,他很舍不得,疼惜的抱着她道:“阿雪,别担心,交给我,你去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黎墨,配合我,只要过了今夜,我们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,今夜他们闯别墅的事情,我们不会就这样算了。”

  云碧雪的眼神透亮,更是闪着坚定的光泽。

  在两人说着话的期间,就听门被撬锁开启的声音。

  云碧雪从桌上抽出一把水果刀,迅速的朝着自己腿上扎了一刀,看的谢黎墨触目惊心。

  云碧雪赶忙躺在地上,道:“黎墨,你要救的人,就是我要救的人,只是小伤口,不碍事的。”

  云碧雪知道,秦淮翎在谢黎墨的计划中占据很重要的一部分,他为她做了很多很多,她不能打破他的计划,她要帮他。

  谢黎墨看的眼圈泛红,心抽疼的厉害,差点就跪在地上了。

  云碧雪用眼神安抚着谢黎墨,道:“一会就好。”

  谢黎墨只觉得全身都在剧烈的疼痛,他的阿雪,一直要保护的阿雪,却自己在腿上扎了一刀,这是扎在了他的心里呀,让他的心都在淌血。

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却差点流泪。

  他的阿雪总能在关键时候这样坚强冷静,他宁愿她跟普通的女子那样,柔弱的躲在他的背后。

  门被撬锁撬开,几十个警察蜂拥而进,牵着警犬,拿着搜查令道:“奉命搜捕叛国可疑人士。”

  可带头的人话一落,冷不丁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女人,脸上全是汗,手捂着肚子,褪下开始流血。

  男人正焦急的安抚地上的女人。

  “黎墨,快救救宝宝。”

  “别害怕,别害怕,我马上叫救护车。”即使知道云碧雪是假装的,可是谢黎墨依然疼痛担心不已,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。

  他的手都带着抖动。

  警局的人看着这对夫妻,愣了下,都没想到会这种情况。

  “警察来了,快快,帮帮忙,帮我夫人送到医院,她流血了,我担心,我担心”谢黎墨眼圈泛红,是真的分不清什么是真实的了,他头嗡的乱叫。

  警局的人都怔住了,但是带头的人可是受过袁家的恩惠和交代,务必要抓到人。

  带头的人冷漠无情的道:“都给我让开,耽误我们办事,唯你是问。”

  谢黎墨抱起云碧雪就往外走。

  “站住,这别墅我们要搜,你们也不能随便离开。”

  谢黎墨通身的黑暗,绝艳的眼中带着凛然的寒光,这一身的气势让人有些不寒而栗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