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脸色不太好,他想起母亲说的话,孕吐也跟压力大,心情不好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他目光一直深深锁着云碧雪,想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紧绷的神色,内心暗暗叹了口气,她就不该说这句话,看把他紧张的。

  “黎墨,一般来说,怀孕的话,前三个月我不能满足你那个什么,你会不会难受,会不会有别的想法”说完,云碧雪都有些不好意思看谢黎墨,低着头,双手在腿上不断的搓着。

  谢黎墨脸色立马就寒了起来,他自然明白云碧雪话语中的潜台词,绝艳的目光深深的看着云碧雪,抿唇不说话。

  云碧雪虽然不抬头,也能感觉到空气中的低气压,冷气嗖嗖的,她吐了吐舌头,不该说这句话的。

  谢黎墨半晌后,将心中的火气给压下去,蹲下身子,跟云碧雪平视,按住她的双肩道:“阿雪,你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  云碧雪弱弱的抬头,看着谢黎墨,心里颤了颤,都有些不敢对视,“黎墨,我”

  “阿雪,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”

  云碧雪忙不迭的摇头,“不是”

  谢黎墨努力深吸了一口气,想到前几天,每次晚上,他抱着她确实很隐忍,忍的有些辛苦,让她多想了,是他的不对,“阿雪,我说过只对你有感情,只对你会有那样深沉的渴望,没遇到你之前,我都能清心寡欲的生活,难道几个月我都不能忍我本来是打算忍十个月的,既然你说三个月,那就三个月”

  “黎墨,是我错了,我只是说说,不是怀疑你的。”

  云碧雪心脏跳动加速,她如今有什么心思其实都喜欢跟谢黎墨说的,她也没多想,只是没想到她刚说出来,就能让谢黎墨这样生气。

  云碧雪内心泛起愧疚来,觉得自己真是藏不住话,下次不能什么都说了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低头跟犯错的孩子一样,也不忍发火,他记得母亲说过,女人这个时候很容易没安全感,母亲说,当年她也怀疑过父亲,甚至看到父亲身上有头发丝,都极为没安全感,都想离开。

  母亲对他这个儿子没有隐瞒,母亲也说过,她那时候晚上会因为胡思乱想偷偷的哭。

  他不懂女人,只是在母亲的话语中明白,女人在这个时候内心是极为脆弱的。

  谢黎墨觉得,云碧雪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说起这个。

  他开始从旁边的书籍中翻看,当看到一本爱林杂志时,上面全是关于一些出轨的故事。

  谢黎墨翻看了两篇,便直接撕了。

  他拿起手机在上面敲了几个字,当天晚上,这个杂志社便因为各种违规被关闭了。

  这些云碧雪并不知道,但是之后她看的每一本书,谢黎墨都会过问审核,确定没什么不良故事和话语,才会让云碧雪看。

  关于军火走私的事情,虽然很多记者回去跟领导汇报,想着赶快写稿上头条,但是媒体新闻的领导却为难了,这件事太大,他们还拿不定主意,要不要对外报道出去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