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仔细记着自己母亲说的话,需要注意什么,他都多注意。

  之所以没在云碧雪面前给母亲打电话,也是不想让她有压力。

  姬琼心在那边也着急,“黎墨,按照常理,母亲应该去照顾碧雪这孩子,可是”

  还没等姬琼心说完,谢黎墨便打断了她的话,“母亲,我明白,我们谢氏特殊,你和父亲能帮我和碧雪压住总部的一切,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  “可母亲总觉得对不起碧雪那孩子,她是个好姑娘,你可一定要”

  “母亲,我知道,我会照顾好她,平日影卫和佣人都很多,只不过她不习惯别人伺候照顾罢了。”

  “恩,你多费点心,女人十月怀胎不容易,你可能体会不到,母亲是过来人,是最明白的,心里有苦也只能自己咽下去,我年轻那会,有再多的烦恼也都是自己藏在心里,我说出来,只会增添你父亲的负担罢了,何苦让两个人跟着难受,所以我有什么事都不说告诉你,只是让你多体谅碧雪,多包容一些”

  “母亲,我懂。”

  谢黎墨回去的时候,云碧雪已经坐在餐桌前,努力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东西。

  谢黎墨脸色都发僵,赶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云碧雪身边,轻柔的道:“阿雪,你好点了能吃下东西”

  云碧雪咽下一口粥,然后对谢黎墨温婉一笑,“黎墨,我没事。”

  谢黎墨这才松了口气,将手中的糖葫芦和山楂糕递给云碧雪,道:“吃点这个,能好受点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一袋子的糖葫芦和山楂糕,额头冒出三根线,“黎墨,这么多,我怎么吃的完”

  “而且,糖葫芦很容易化的,山楂糕还好,可是长久吃也会吃够的。”

  谢黎墨绝艳的眉心微动,他没想这么多,只是觉得她爱吃酸,他就想买,其实现在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,他想方设法都会为她弄来。

  “阿雪,这个冰糖葫芦是各种口味的,我放冰箱里,你想吃的时候就拿来吃,这个山楂糕我也放厨房里,你还想吃什么,我都买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,心里甜暖起来,苍白的脸色也带上了一起红润的气色。

  虽然孕吐挺难受挺苦的,但是有他这么疼自己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不就是十个月吗就算是苦也是甜的。

  谢黎墨将其余的都放进厨房的冰箱里,拿了一个糖葫芦过来,递到云碧雪手里,“吃吧,吃完了,胃口可能好受点,这些菜就别吃了,凉了,我再给你做点新的,刚学了一个菜。”

  云碧雪也心疼谢黎墨,道:“让佣人做饭就行,你别忙活了,都快开春了,你可以去忙点别的,整天围着我转,不会烦吗”

  “说哪里的话,我天天围着你转,你会烦吗”

  “不会,我只会担心”说到这里,云碧雪将话又咽了下去。

  谢黎墨脸色微变,怕云碧雪有什么心思憋在心里,会形成压力,焦急的问道:“担心什么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