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双腿交叠,手中轻轻的敲击着桌面,开口道:“白瑶瑶,你要知道,你这样离开,碧雪她会担心的。”

  “我就是怕她担心,所以才来找你,你一定能想好理由告诉她的。”

  谢黎墨看着白瑶瑶固执坚持的神色,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叹道:“白瑶瑶,诚然如你所说,x国确实会发生战争,南北两方的军事力量对抗,现在局势紧张,战争一触即发,你要是回去绝对会很危险。”

  “我知道很危险,我不怕死,而且段炎昊也在那边,他就是北方军的将领,一定会带领大家打仗,我不想干坐着干等着。”

  “你要是出事,段炎昊会痛苦的。”

  白瑶瑶心里一怔,她没想到这一方面。

  “他的过去想必你也知道了”

  白瑶瑶点头,“我知道,他的未婚妻就是因为一次出任务而牺牲的。”

  谢黎墨沉思着点了点头,“不错,他对曾经的未婚妻或许只是责任,都能让他沉浸在痛苦中多年,他对你又有感情,你若出事,将他置于何地”

  他是男人,最能了解男人的心思,只有所爱的人是安全的,他们才能放手去做任何事情,相信段炎昊也一样。

  “可是,我知道他处于危险中,却什么都做不了,这比杀了我还难受。”

  顿了顿,白瑶瑶继续认真道:“谢少,你懂男人的心思,却不懂我们女人的心思,我相信如果遇到同样的情况,碧雪比我还会执着固执,虽然这半年我不在帝都,但我知道,桂县之事,她拼上性命也要找到你,或许你会自责疼痛,但你不知道她真实的心思,我想,她之所以掉下山坡,是因为她找不到你,万念俱灰,那时候她是存了要死的心。”

  白瑶瑶的话一落,谢黎墨的脸色刹那间泛白,他放在桌面上的手也紧紧的握起,神色紧绷,似乎在忍耐极大的痛苦。

  “她是存了要死的心吗”

  白瑶瑶看着谢黎墨这样痛苦的样子,有些于心不忍,可是有些话,作为闺蜜她不得不说。

 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一走,有可能真的就牺牲在战场上了,她舍不得碧雪,也担心她,所以把能说的话都说完,哪怕残忍,也是提醒着谢黎墨,让他自己安好,然后有能力去保护碧雪。

  白瑶瑶神色严肃,点头道:“我和碧雪从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玩,闺蜜这么多年,她的心思我懂,就如同我的心思她也能看出来一样,云爷爷没了,你又出事,她其实是万念俱灰的,如果没有找到你,我想她自己撑不下去。”

  谢黎墨心仿佛被刀搅一般,疼痛的厉害,他咳嗽了几声,压下自己的情绪,怅然道:“原来我还是不了解她。”

  白瑶瑶抿了抿唇,道: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只是你不了解女人的心思,我只是希望我离开后,你能保护好她,让她开心,我知道你一定会做到的,但是前提是,你自己要安全,只有这样,碧雪才有精神支柱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