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乔木婉内心憋闷气怒的紧,她高兴个毛她快气死了,却什么都不能说。

  她很想大声喊叫,她就是楚菲儿,可是她不能

  当初整容成这样,也是为了不被找到,好蒙蔽云碧雪,最好是借助安夜轩的手除去云碧雪。

  这样她在暗,其他人在明,方便她做任何事情。

  可是她现在才发现,一切都偏离了她的计划。

  她的脸不成样子了,腿也断了,现在她快抓狂的时候,却冒出苗子芙,整日跟她套近乎,还跟她说什么私密话,也不知真傻还是假傻。

  在乔木婉的内心深处,她是瞧不起苗子芙的,她是楚菲儿的时候,大学时候,因为苗子芙是小地方来了,好忽悠,所以她一直都利用着苗子芙。

  “乔小姐,忘了跟你说,我以前大学时候,和楚菲儿关系特别好,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,以前她就和安夜轩是男女朋友,如今能真正在一起,我替他们高兴呢,听说安夜轩为了楚菲儿,什么都不顾了,真是痴情呀,让人感动。”

  苗子芙说着,就观察乔木婉的表情,看她被刺激的脸色发青,心里暗爽不断。

  “咳咳,咳咳”乔木婉气的急促喘息着,双手紧紧握着轮椅的扶手,都想将扶手给掰断。

  苗子芙过去拍打乔木婉的后背,“乔小姐,你怎么了,是不是要叫医生”

  虽然是帮乔木婉顺气,但苗子芙用力很大,差点让乔木婉的心脏都咳出来。

  她赶快躲开苗子芙的手道:“我没事,没事,不用叫医生。”

  她觉得自己一个深沉内敛的人,被苗子芙逼的很容易暴走,甚至方寸大乱。

  “哎,如今的安夜轩和楚菲儿真的是如胶似漆,我看着都有些羡慕,看看这报纸上写的,两人不日就要结婚,小道消息说,之所以这么快,是因为两人发生了关系。”

  乔木婉听着,头嗡的快炸开了,头疼欲裂,对于她来说,安夜轩一直都是她的,何曾成为别人的。

  就算是她一直不回去,一直吊着安夜轩,那也是因为她打定主意安夜轩不会和别人在一起,只是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人冒充她的名义去接近安夜轩。

  那张脸连她看着都分辨不出来,何况安夜轩,乔木婉即使再阴狠的人,此时也是气的气血翻涌。

  她眼前都有些发黑。

  现在她这副鬼样子,真的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她难道还用乔木婉的名义将安夜轩叫来,告诉他,自己才是楚菲儿,那个人是假的

  不她还不想让安夜轩看到她这个样子,而且她现在还受制于救她的那个男子。

  “乔小姐,安夜轩和楚菲儿结婚的时候,我是一定要回去的,虽然很不舍得你,但你也照顾好自己,好好活着,要不我会难过的。”之所以让乔木婉好好活着,无非就是想多折磨她。

  苗子芙后来醒悟过来,对楚菲儿恨意深深,所以她现在就想让乔木婉好好活着,多受点刺激。

  乔木婉差点暴跳起来,她快控制不住怒火了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