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吕素妍瞪大眼珠子,死死的看着管家,不敢相信,她竟然被吕家给抛弃了

  她不相信,“不是的,管家阿伯,一定是错的,不对,我父亲不会这样对我,不是的,不”

  吕素妍很害怕,不断的摇头,要是被吕家逐出家门,她完全就不用生活了。

  没有吕家做庇佑,她会怎样吕素妍都不敢想。

  管家道:“素妍小姐,我传达的也是家主的意思,吕家的家规也是如此,我们规矩严格,做错了事,就要接受惩罚,吕家的名声不能因为你给坏了,你也别怪家主。”

  对吕素妍说完,管家又对云冬道:“很抱歉,这是我们吕家的处理决定,不知姑娘满意否”

  云冬回头看了看车的方向。

  这时候,从车内走出云碧雪,她缓缓一步步走到云冬的身边,对吕家家主道:“今日这事暂时就到这里,只是希望吕家能管好自己家的人,别再放出什么狗来乱吠。”

  说着,云碧雪将手指中夹着的银针拿了出来,在灯光下比划了下,“若不是我命大,这个银针会刺向我,是吗”

  吕管家一看这银针,大惊失色,他明白,这银针上有细微的标志,是属于吕家的。

  看到这个,他不再怀疑了,他已经相信吕素妍小姐可能真做了什么蠢事。

  “抱歉”吕管家脸色发僵,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  云碧雪冷笑了一声,“道歉管用的话,那我就杀了吕素妍再说一声对不起,是不是就什么事都没有了”

  吕管家脸色越来越不好,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何如此难缠,而且不按常理出牌,让他们几乎猝不及防。

  而且看眼前女子的神色,似乎也不怕吕家后来出招报复。

  吕管家硬声道:“云小姐,诚然如你所说,但如今吕素妍已经非我们吕家的人,她的任何事情都跟吕家无关。”

  云碧雪要的就是强调这句话,她淡淡道:“很好,都无关,既然这样,事情解决了,我们也该撤退了。”

  说着,云碧雪从腰间抽出一个红色的长鞭,她在地上狠狠的一甩,溅起的尘土飞扬,带着凛然的气势。

  紧接着,她手腕一动,长鞭如蛇般游走甩向吕家大门,一个用力,将大门上的匕首都卷了回来。

  可以说,云碧雪这一手带着雷霆迅猛之势,只是一个鞭子的甩动,便可看出一身的气势,让人惊艳也不敢小觑。

  周围的人看着刚刚那一手,都惊的抽了口气,这真是好功夫

  怪不得人家嚣张,那是因为有嚣张的资本。

  云碧雪将鞭子重新一缠,然后对云冬和谢六道:“我们该撤了。”

  “是”

  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上了车,谢黎墨开动车往回走,人即使再拥挤,也都不约而同的纷纷让路,不由自主的行“注目礼”。

  待车离开后,吕管家脸色跟便秘一样,看着被扔下的吕素妍,也是不敢带回去的,因为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强调了很多遍,吕素妍已经被逐出吕家了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