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待谢黎墨冲凉水澡回来后,云碧雪内心怎么都感觉不自在,她甚至都有点愧疚。

  云碧雪转头看着谢黎墨,目光弱弱的道:“黎墨,你是不是很辛苦”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夫人这样娇柔的样子,心神一荡,还是忍不住靠近她,吻了吻她的唇瓣。

  他不敢深吻,生怕又一个控制不住。

  他想抱着云碧雪,但是一抱,心中的火热便会重新蹿上来。

  还是云碧雪推开谢黎墨道:“那个,黎墨,你这样抱着,我睡着不太舒服,我们还是各自睡各自的吧”

  说着,云碧雪往里面躺了躺,和谢黎墨隔开位置。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的夫人离自己很远的样子,心一下子就空了,哪怕自我折磨,他也不想各睡各的。

  最后还是谢黎墨从后面抱住了云碧雪,道:“阿雪,我们是夫妻。”

  云碧雪心一动,低软的道:“黎墨,我不想让你洗冷水澡,我也不想你去找别的姑娘。”

  “说哪去了,你可知道,我只对你这样。”

  “你没认识我之前,难道都清心寡欲”

  “难道不相信”

  “不是不相信,只是觉得匪夷所思。”

  “阿雪,你该知道,如果没有遇到自己所爱的人,谈何情动”

  云碧雪一想也是,如果没有遇到谢黎墨,她也会清心寡欲的生活。

  安家

  安夜轩因为一直郁郁不乐,也找不到方向,反而去酒吧喝酒放纵自己。

  以前安夜轩去任何地方,大家对他也都是恭恭敬敬的,如今安也选被夺权,就连酒吧的侍者对他也是爱答不理的。

  安夜轩受不了这样,只能喝更多的酒麻痹自己。

  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看到陌生的地方,脸色大变。

  因为他想起了在权塔,被云碧雪算计,他和丁文儿那个女子有了牵扯,此时再一看陌生的环境,他本能的惊了一声冷汗。

  就在安夜轩赶忙下地的时候,从外面走进一个女子,问道:“你醒了这是醒酒汤,你喝点会好受一些。”

  安夜轩看清此女子的容貌时,抽了口凉气,怔在原地,“菲儿,菲儿,真的是你吗”

  “先生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”

  看着眼前的女子,安夜轩仔细观察,真的就是楚菲儿,他没看错,“菲儿,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”

  “楚菲儿”摇头,“先生,你叫我菲儿,我是有印象的,但是别的,我可能记得不是特别清楚,我觉得和你应该认识,但就是想不起来,啊,头好痛”

  说着,“楚菲儿”就蹲在地上捂着头,发疼。

  安夜轩赶忙下地,焦急的安抚道:“菲儿,你要是疼,就别想了,听我的话,别想了”

  安夜轩一直安抚,才将“楚菲儿”的情绪安抚下来。

  安夜轩小心而又细心的将“楚菲儿”抱在床边放坐下,感怀道:“菲儿,我找到你了。”

  本来正处于激动高兴中,安夜轩冷不丁看到床上的一处红色血迹,脸色瞬间大变,“菲儿,我,我昨夜是不是对你,我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