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对于姜静姗的乱吼,警局的人并不当回事,就当做是疯子乱吠。

  “吼什么吼,再吼,将你的嘴封起来。”

  姜静姗依然不甘心的叫道:“都是姜山涛,是他,都是他为了夺得家业,故意干的事情,都是他,只要杀了他,我还是姜家小姐”

  看守的人忍不住嘲讽她道:“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姜家小姐痴人说梦,姜家对外声称和你断绝关系了。”

  姜静姗不相信,大吼大叫了好一阵,最后无力的倒在地上。

  她不明白,为什么一切好好的,她最后会落到这样。

  在她愤怒的时候,她将一切仇恨都归在自己哥哥姜山涛身上。

  可是当她清醒冷静的时候,却抱着自己不断的发抖,她意识到,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云碧雪所引起的。

  是她得罪了云碧雪。

  看守的人以及周围的人,暗中都能听到姜静姗风言风语的话,好像是在说,不该得罪云碧雪。

  姜静姗在这里面,无论是吃的用的都不习惯,再加上愤怒抑郁不甘,久而久之就得病了,病重的时候,也无人管。

  最后一场高烧,让姜静姗差点烧出病来。

  暗中有人像谢黎墨禀报这一切。

  谢黎墨安排人审问姜静姗,务必撬开她的嘴,从中查出关于军火走私的事情。

  姜静姗被关了那么久,又被晾了那么久,心中早已对姜家有怨气,所以当被问及军火走私的事情。

  她即使不知道,依然仔细去回想一些细节和隐秘的事情,将自己能知道的都说了出来。

  既然她被姜家舍弃,那么她也要将姜家拉下水,让所有人知道,姜家没了她姜静姗,就什么都不是。

  姜家早已经忘记了曾经的那个姜小姐,如今的姜老爷子也关门谢客,不接触任何人,姜家如今是姜山涛做主。

  谢氏安排的人早已经进入了姜家,暗线到处都遍布,就是为了寻找军火走私的证据。

  根据姜静姗提供的线索,顺藤摸瓜,相信很快会找到真正的证据,将姜家以及帝都的几大豪门一网打尽。

  姜静姗虽然什么都说了,但是她身体素质本身就弱,受不了苦,没多久,也在第二次高烧中,烧没了命。

  所以她留下的那份口供便成为极为重要的证词,暗中到了谢五手中,他好留着后续有用。

  袁双蕊作为袁家的下任继承人,一直都关注着姜家。

  当她得知姜静姗就这么没了后,心开始不安的乱跳。

  她也想起了秦淮翎,可以说自从见了秦淮翎,她就没再睡过一个安稳的觉。

  她心中想对付秦淮翎,但是一直没拿出措施来,但姜静姗的死,让她下定了决心。

  她叫来心腹,道:“这次的任务是秦淮翎,只有他没了,才没人阻挡我,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”

  “小姐,秦少来帝都一定早有准备。”

  袁双蕊自负道:“几年前,我就有能力对付得了他,现在依然,哪怕他有所准备,也不可能是我袁家的对手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