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段炎昊心一痛,更紧的抱住白瑶瑶。

  白瑶瑶能感觉到段炎昊砸住她的身子,太过用力,让她一时间有些喘息不过来。

  可她却喜欢他用力这样抱着她,能让她孤寂的心产生安全感。

  让她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在乎她的。

  段炎昊沉思了会,道:“根据我得来的消息,西容子烨现在就在a国帝都,他猜测你会回去,所以一直在等着,想找你。”

  一听这话,白瑶瑶蹙了蹙眉,有些不明白西容子烨的想法,难道他真的如那天所说是求她原谅。

  “瑶瑶,他若诚心求你原谅呢”

  “炎昊,你觉得破碎的镜子还能重新完好无损吗碎了的心还能拼凑起来码”白瑶瑶内心明白,无论她原不原谅西容子烨,她都在西容子烨那里得不到安全感。

  哪怕真如他所说的那样,她也无法真的相信他,实在是她以前受的心伤太多了。

  就好比狼来了的故事,她从骨子里无法去信任西容子烨,无法将他当成内心的依靠。

  白瑶瑶的这句话就是给了段炎昊答案,段炎昊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,这样他就不用担心了。

  “乖乖的,今晚好好休息,我明早送你回a国。”

  白瑶瑶看段炎昊情绪好了起来,忍不住打趣道:“这会你不担心了”

  段炎昊摸了摸鼻子,咳嗽了一声,掩饰自己的尴尬,“去睡觉了。”

  白瑶瑶晚上给云碧雪打了个电话,就等着第二天一早回去了。

  可是半夜间的时候,段炎昊却接到了军方紧急的电话。

  “少帅,不好了。”

  段炎昊听着手机那端紧急的声音,冷酷的道:“说”

  “少帅,截取的情报是,南方军要对我们北方展开攻击计划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”

  “情报上显示就这几天,南方军这是想要趁着所有人过节携带的时候,发动攻击,统一我们北方,好掌握段家军权”

  段炎昊听着,神色立马严肃起来,冷硬的剑眉挑起,星目闪着锐利的寒光。

  “传我命令,调集所有士兵,整顿军队,准备迎接作战。”

  “是”

  而段炎昊也赶快起身穿好衣服,就要准备回军队。

  可是他还是来到白瑶瑶的卧室,在她床边坐了会,摸了摸她的头,内心一叹,给她掖好被子,然后写了一张纸条,让管家在她醒来的时候给她看。

  之后,段炎昊便连夜离开了。

  他也没打算将战争的事情告诉白瑶瑶,如果有危险,他还是第一时间将她排除在外,希望她第二天一早就赶快回a国,这样她便是安全的。

  第二天一早,白瑶瑶醒来的时候,就没找到段炎昊,她心里一下子空了起来,甚至有些不安。

  管家将段炎昊写好的信交到白瑶瑶手中道:“白姑娘,这是段少给您留的,说是吃完饭,让人送您回a国。”

  白瑶瑶看着手中的信,并没急着打开,而是凝神问道:“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”

 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让白瑶瑶对段炎昊有着最基本的信任,他食言离开了,那就说明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处理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