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还记得自己在堂部训练的情况,他现在也是极为担心。

  谢苍尧脸色也变了变,即使人到中年了,可为了孩子,也有很多担心的事情。

  谢苍尧拍着谢黎墨肩膀的手,有些重,似乎承载了他心中的那一份沉重,“黎墨,当初父亲让你吃了不少苦”

  “父亲,您别这么说,在那样的家庭里,有你和母亲,已经给了我很多爱。”在那样的环境下,一个大的家庭很难有亲情的存在,但是父亲和母亲尽力给了他应该拥有的东西。

  谢苍尧认真的对谢黎墨道:“父亲有些事情没做好,但是对你是寄托了希望,有些规矩是要打破的,相信你能打破。”

  谢黎墨心中一动,放在身边的双手握成拳,总部的很多规矩,他确实要打破。

  他不能让云碧雪受那些规矩的束缚。

  “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现在总部那边我和你母亲尽量压着,为你们赢得时间。”

  谢黎墨郑重的点头,他心里明白,现在是阿雪最重要。

  “还有,也别太紧张碧雪这孩子,你越是紧张,她心里的压力和负担越重,我以前也不懂,也是你母亲后来告诉我的,就算是你很在乎很紧张,面上也尽量表现的自然点。”

  谢黎墨听着自己父亲叮嘱的话,摸了摸下巴,他最近难道真的表现太明显

  只要是关于云碧雪的事情,谢黎墨都很用心,所以对于父亲嘱咐的话,他也认真听了进去,记在了心里。

  可能他这几天真的太紧张,也给她造成了不少压力。

  家里因为有了姬琼心和谢苍尧,别墅热闹了起来。

  到了傍晚的时候,帝都所有的街道都挂满了红色灯笼,都贴好了对联,整个帝都都透着一股过年喜庆的氛围。

  虽然是腊月二十九,但也是有零星放鞭炮的,提前有了节日的氛围。

  云碧雪所在的别墅里也是热热闹闹的,尤其婆媳两个,简直就是母女,有太多话要说。

  而此时,云碧露和皇逸泽也坐在飞机上。

  云碧露激动的拉着皇逸泽的手臂,“皇逸泽,你真好,陪我回家过年。”

  皇逸泽一边认真的看着报纸,一边拍了拍云碧露的手臂,“好了,激动了一路,马上快到了。”

  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月亮代表我的心深深的”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不搭理她,也开始唱起歌来。

  皇逸泽嘴角一动,将报纸放下,拉住云碧露的手,“昨晚你也没休息好,现在不困”

  云碧露使劲的摇头,“自然不困,有你陪着我,几天晚上不睡觉也行。”

  云碧露眼中闪着灼亮的光芒,对今年的过年也有期待。

  但是一想到爷爷,她心情咯噔一下低落了下去。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明显变化的神色,也能猜出来,“想爷爷了”

  “恩,今年有你,可是没有爷爷。”云碧露想起来,眼圈就泛红,她在爷爷身边尽孝的时间短,所以才是最不舍的。

  皇逸泽将她揽在自己肩膀上,“我跟你说过了,爷爷很可能还活着,我正在让人暗中查找,别担心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