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自然明白自己父亲话中的含义。

  这里面有一份沉重的感情,谢黎墨无法安慰自己的父亲,但他只能在内心告诉自己,一定要做好。

  “父亲,我知道,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。”

  谢苍尧摇头,“不是尽你自己最大的努力,而是一定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妻儿,只有保护好了,你的心才不会受着煎熬。”

  说着,谢苍尧看着远处的姬琼心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  谢黎墨知道自己父亲心中的疼痛,三十多年前,父亲没保护好父亲,对他来说,是一生的痛。

  哪怕后来母亲在走了过来,但父亲依然无法忘记曾经那段伤心的日子。

  他能在父亲眼神里看到那种悲沉,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云碧雪。

  “父亲,总部那边”

  谢苍尧拍了拍谢黎墨的肩膀,道:“你放心,总部那边,我和你母亲都会保密,不会让他们知道的,你只需要和碧雪这孩子好好的就行。”

  “谢谢父亲。”

  谢苍尧淡然一笑,“这孩子跟父亲还客气起来了。”

  “父亲,我现在能体会到当时你和母亲的不容易了。”

  谢苍尧叹了口气,“都过来了,父亲也就指望你了。”

  “我会做好,不会让父亲失望的。”

  “恩,守护好你自己的妻儿,就是你最大的事情。”

  谢黎墨知道这句话的深沉含义,认真点头。

  虽然谢黎墨是在和自己父亲一直说着话,但目光不时的往云碧雪的方向看,这心里老是不放心,总习惯一会看看她,看到她好,他才能安心一会。

  谢黎墨的表情谢苍尧都看的很清楚,他慈祥的一笑,“你呀,跟父亲当年一样。”

  “恩”

  谢苍尧都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年轻那会,可是看自己儿子疑惑的目光,他便说了起来,“你也知道,当初你母亲受过伤,再后来怀孕的时候,我特别紧张,成宿成宿的睡不着,只要她一动,我就知道,恨不能什么都替她,现在想想,真是年轻呀,也紧张过头了。”

  “父亲,那时候母亲怀的是我吧”

  “恩,是你,你还不错,没折腾你母亲,只是总部的事情压力太大,让她精神上有些崩溃,现在想想呀,哎,那时候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,但是还好,一切都安好,你母亲也挺好的,我就知足了。”谢苍尧说着,看向姬琼心的目光,目光带着儒雅和柔和。

  谢黎墨知道自己父亲和母亲的感情,也知道他们一路走来不容易,所以他也更加珍惜和云碧雪在一起的时光。

  谢苍尧对谢黎墨道:“你对碧雪这孩子的心,我和你母亲都看在眼里,总部那边,我和你母亲会将一切压力都压下来,为你和碧雪这孩子争取到一年的时间,直到将孩子生下来。”

  谢黎墨听着父亲的话,心还是跟着一沉,脸上柔和的神色一敛,沉思了下,然后凝重道:“父亲,那长老院和堂部是不是还是按照规矩来”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