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皇逸泽给云碧露洗好了头发,然后用毛巾给她包起来,开口道:“你是会照顾自己,这一整天就多了两件事,我让你在店里好好待着,你却让自己受伤了。”

  “这不是凑巧吗谁也想不到左丘子美会出现,而且这件事也让我吸取了教训,以后不留长发,也避免了以后的麻烦,不是吗”

  “就你有歪理。”

  “歪理也是道理。”

  皇逸泽也不跟云碧露弄绕口令,他让左一找来剪发的工具,让云碧露坐好。

  他开始亲自为云碧露剪头发。

  因为有皇逸泽亲自给她剪发,本来不舍的情绪也消散了许多。

  至少,她的头发是在他手里剪掉的,少了很多遗憾。

  皇逸泽很认真的给云碧露剪头发,他是给她梳好,吹的差不多干,然后从底下开始剪一小段,再梳好,再剪一小段。

  云碧露手中拿着剪刀,看着头发一点点变短,心里还是能接受的。

  “皇逸泽,你为什么不一下子从耳边剪掉”

  “这样剪,你是不是心理好受点”

  “你还学过心理学呀”

  “没学过,只是我能知道你心里的想法。”

  云碧露嘟囔了一下,“是我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  但是闭上眼睛时,云碧露心里很暖很甜,只要有他在身边,就是剃个秃头,她也觉得没事。

  反正她的头发是他剪的,他以后就不能嫌弃。

  似想到什么开心事,云碧露还嘻嘻的笑开了。

  皇逸泽拿她没办法,看她开心总比伤心好。

  给云碧露将头发剪的长短差不多,皇逸泽开始细心的为她修剪,动作和神情都那样认真严肃,仿佛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剪好了,这下好好看看。”

  云碧露赶快站起来,跑到医院一楼大厅的镜子前照了照,发现还挺好看的,不过就是有点不习惯。

  皇逸泽跟着下来了,道:“跑的还真快,刚说完,你就没影了。”

  云碧露转头站在皇逸泽面前,然后敬了个礼,眨了眨眼睛问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青春靓丽,俏丽无边”

  “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”

  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我在你眼里,就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恩,你是最美的。”

  其实皇逸泽开心不起来,今天云碧露被抓头发受伤的事情,一直在他心里是个梗,他总要为她出这口气。

  虽然云碧露也还手了,但皇逸泽觉得还不够。

  他想这件事跟千夜子羽有很大的关系,他会拿千夜家族来出气的。

  虽然因为这个插曲,没将冰雪谷都逛完,但让云碧露休息好,吃完饭后,皇逸泽深夜带着她去了冰雪谷里的冰塔上。

  让云碧露做好后,他吹了个口哨,就见天空炸开一个个烟花,五颜六色的烟火几乎迷离了云碧露的眼睛。

  “好看吗”

  云碧露使劲使劲的点头,她仰头看着天空,眼里闪着湿润的光芒。

  有他,她无憾。

  皇逸泽浅浅道:“如果想哭,就哭出来吧”

  云碧露摸了下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哭的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