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露对剪头发的事情很爽朗干脆,但这一次轮到皇逸泽犹豫了。

  他一把抓住云碧露的手道:“碧露,你怪我吗”

  在皇逸泽的心中,一切的事情都因他而起,若不是碧露和自己在一起,就不会经历这么多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喜怒哀乐。

  云碧露眨了眨眼睛,摇头,“皇逸泽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我可喜欢短发了,我小时候就是短发的,但是我姐觉得我一直短发,人家容易把我当男孩子,这不就留长了,但是长头发很麻烦的,还要打理,还是短发清爽。”

  其实云碧露从心里是舍不得的,但她骨子里透着一种果决和坚韧,该断则断,头发该剪则剪。

  其实没人知道,她这头长发留了好多年。

  以前头发一直留不长,后来她很努力的留长了,对头发也特别的爱惜,如今她必须狠狠心剪了。

  为了不给皇逸泽留下心理负担,她故意露出嫌弃长发的神色。

  皇逸泽这一次是真的心疼了,但从心里讲,他确实觉得短发比较安全一些。

  皇逸泽很温柔的给云碧露将头发理顺了下,道:“我来给你剪吧”

  云碧露心跟着颤了颤,他帮她剪

  “不要不相信我的技术,我会剪头发,你希望头发是多短”

  “长度就到耳边就行。”

  “好”

  皇逸泽亲自打来温水,放在床边,给云碧露轻柔的洗头发,动作很轻很轻,也特别温柔。

  左一回来想向皇逸泽禀报什么,可一看病房的场景,他便停住了脚步。

  看着自家少主那样温柔细心的样子,他使劲揉了揉眼睛,嘴巴都张的大大的。

  真的,他觉得太匪夷所思,少主对云姑娘的好,他看在眼里,少主对云姑娘的在乎,他也知道。

  但是他真的从没见过少主这样照顾一个人,那轻柔的动作,让他看了都妒忌不已。

  想他多年在少主身边,就没见少主对他说过一次温和的话。

  可是在看少主对云姑娘的样子,简直是秒杀他的心呀

  少主从来都是幽冷邪魅的,何曾有这样柔暖的时候。

  要是不了解少主,光看着一幕,真的会以为少主是个暖男,暖男

  云碧露虽然头很疼,但是有皇逸泽这样温柔的给她洗头发,她心里甜,再疼也不是事。

  而且疼也就那么一阵,在温水的浸润下,头越来越舒服,她甚至都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。

  “黎墨,我发现你对我真好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“你今天为什么不反驳我”

  “反驳你什么”

  “你以前肯定会这样说,难道我以前对你不好。”

  皇逸泽听着,嘴角一勾,这丫头,都这样了,他快心疼死了,她还在欢快的开着玩笑。

  “我发现以前确实对你不够好,以后我会努力的。”以前没照顾过人,但遇到了云碧露,皇逸泽一直在努力做好她的男朋友。

  云碧露逗着手指头,道:“皇逸泽,人家开玩笑的,你不要这样严肃,你已经很累了,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