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乱七八糟的头发,再看她脸上额头上的淤痕,一双幽冷的眼眸瞬间闪过邪魅暗沉的杀意,眼底的寒光几乎能冰冻这一屋子的人。

 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皇逸泽身上所散发的黑暗气焰有多么的惊恐。

  他目光扫了一下周围,他的目光落在谁身上,谁就绝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。

  这是一双杀戮的眼睛,他们都不怀疑,只要他一个手势,只要他一动,他们很可能就没命了。

  尤其皇逸泽目光落在千夜子羽身上时,那一双眼睛包含着很深的含义。

  让千夜子羽心里一惊。

  他一直都不知道皇逸泽的身份,但是此时看来,皇逸泽的身份一定不简单。

  他到底是何人

  还是说跟他的猜测有关。

  不过即使这样,千夜子羽也没后悔今日所做的事情。

  云碧露使劲喘息了下,努力恢复力气,她也想伸手将头发理顺一下,奈何她一动,就抽了口凉气。

  被左丘子美抓的头发,都快掉下一大把了,刚刚只顾着打架了,此时不打了,这头发一动还真是疼。

  皇逸泽轻轻安抚道:“别动,我先抱你离开。”

  “这个疯子呢”云碧露指着被她坐在身下的左丘子美。

  皇逸泽淡淡的看了眼被打晕快没气的左丘子美,“蓄意伤人,让警方处理,之后不死也该去疯人院”

  皇逸泽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力,让人听了都脊背发凉。

  抱着云碧露往外走的时候,周围黑龙党的人便很快赶到了,左一带着大家处理后面的事情。

  警方也强制将左丘子美带走,也强制带走了千夜子羽。

  用警方的话说,千夜子羽也是有嫌疑的,很可能是唆使左丘子美发疯的人。

  以前警方不敢动千夜家族的人,可是现在有更强的势力压着,千夜家族的人不能动也必须抓了。

  千夜子羽很是配合。

  对于他的行为,左一一直暗中观察着,总觉得这个千夜子羽看起来温润柔和,其实内里是个深沉的人,他到现在也看不透他的想法。

  最后左一得出结论,千夜子羽深沉不简单,此人必须加以防范。

  而皇逸泽抱着云碧露,赶忙去了最近的医院,直接挂了急诊,叫来院长给她亲自治疗。

  院长即使不乐意,但面上也是对皇逸泽恭恭敬敬的,只因为他亮出的那一张金卡,那是身份的象征。

  虽然不知道皇逸泽是什么人,但有那张卡,他就必须要对他非常恭敬。

  将云碧露脸上手上的伤都处理好,头发只能理顺。

  云碧露找了一把剪刀,直接咔嚓一下要把头发全剪了。

  皇逸泽看着都心疼,“真要剪了”对于今天的事情,皇逸泽一直在自责。

  云碧露点头,“恩,因为头发碍事,要不是头发,我也不会受伤,既然碍事,就要剪了。”

  “不会舍不得吗”

  云碧露认真的道:“凡事都有取舍,再说了,女为悦己者容,我要是剪短了头发,你觉得我依然好看,就行了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