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只是西容子烨的心还是会抽疼的呼吸不过来。

  他下了车,靠在车便,拿起烟来。

  暗中的保镖下来在周围守卫,助理也跟着下车,劝道:“总统阁下,医生交代过,您不能抽烟”

  “无妨”他现在心里很闷,只想让自己冷静一些。

  “总统阁下,您要保存体力找白姑娘,而且不能再伤自己的胃了。”

  一提到白瑶瑶,就是比什么都重要,西容子烨果然掐断了烟蒂。

  他就这样静静的靠在车边,也不知在沉思什么。

  突然西容子烨脑海波光一闪,他神色变得幽冷起来,下令道:“给我查一下庄素素这几天见到了什么人”

  若是以前,他是坚决不会怀疑庄素素的。

  但是冷静下来,他发现一切都太巧了,让他不得不怀疑。

  只要是涉及到白瑶瑶的事情,他以后再也不会含糊,不该为了别人离开呀

  而且西容子烨感觉到,庄素素总是话里有话,似乎很为难。

  以他对庄素素的了解,既然她有了自己的生活,是断然不会再找他的。

  想着,西容子烨全身都透着一股冷气,“动用一切办法查出来,还有,查夏木清烟的行踪。”

  “是”

  西容子烨双手紧握成拳,他内心道:夏木清烟,别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,这一次,我不会再对你仁慈。

  此时的e国

  云碧露正在和皇逸泽切磋武艺,云碧露被打倒在地好几次,依然坚持站起来,对皇逸泽道:“再来。”

  皇逸泽看着,无奈道:“碧露,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  “谁说的,继续比试,我就算是打不过你,总有一天也要和你打成平手。”

  看着云碧露坚定的目光,皇逸泽上前握住她的拳头道:“你已经很不错了,要是无聊,带你出去转转”

  “我不,你继续和我切磋,我有哪地方不足,你帮我指出来,我好进步。”

  而且,她也要参加国际武术比赛,她想夺得第一,当然一切也是为了皇逸泽。

  皇逸泽幽然的站着,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道:“碧露,我说了,女人的体力和男人的体力有很大的差别,你需要在体能锻炼上加强,不过欲速则不达,还是要修养好身体。”

  她非要和他这样训练,皇逸泽看着每次被自己打趴在地上的碧露,心里也是会泛疼的。

  可是偏偏,他的丫头固执的要命,以前还听他的,这次回来脾气见长,都不愿意听他的了。

  云碧露本来还想再坚持,可是冷不丁抬头,就对上皇逸泽的眼眸,那里面闪着复杂的感情,她能清楚的看到那一丝的心疼。

  云碧露是特别好哄的姑娘,也很乐观,就是看到这一丝心疼,她立马收了招式,上前一个蹦跳抱住皇逸泽。

  “嘻嘻,你心疼我了,对不对”

  皇逸泽看着将自己身子当栏杆的人,拉了拉她的手臂,“先下来。”

  云碧露耍赖,“我就不下来,姐姐给我打电话,我快要回去过年了,舍不得你,让我多抱会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